心该跟爱一起走

作者:流水潺 2013-03-11 来源:中国妇女

 

女说:
最低落的时候他回来了
良颖  30岁  SOHO设计师 
    和海峰离婚五年了,我过得很不如意,谈了几个男友都没成,恍惚度日中,病魔又悄然而至。
    那是半年前,我熬夜给某企业赶做LOGO,突觉下腹疼痛,由轻渐重,之后不停地流血,去医院一查,子宫里竟长了恶性肿瘤。怕扩散,医生建议子宫全切。父母觉得我保命要紧,便恳求我放弃做母亲的心愿。我挣扎了好几天,最终同意了。
    做手术那天,一家人哭得像泪人,生怕我有个好歹。术毕,当医生和我妹夫把我从手术台上抱下来时,我的心异常悲凉,心想这要是丈夫抱我该多好啊。那一刻,我很希望有个爱人能陪伴在我身边。
    也许冥冥中上天想帮我,出院回家不到一星期,海峰竟找我来了。面对我们一家人的惊讶,他急得语不成句,说昨天他路过太平桥菜市场,碰到三楼的夏阿姨,“听说你病得很重,我……我赶紧来看你。”他紧张得有点语不成句,仿佛我危在旦夕,他是来跟我告别的,弄得我哭笑不得。而这种滑稽的氛围,反倒把分别了几年陌生的我们突然拉近了。
    我定定地看他,明显有点老相,但眼睛还是“梁朝伟”,是我喜欢的模样。当初我们结婚后,因年轻贪玩,这个夜不归宿,那个不爱干家务,两人吵崩了索性就离了。而此刻再见面,眼神里早已没了愤恨,只有关切和对彼此离婚后生活的强烈探知欲。
    我声音透着凄楚,抢先告诉他:“我病得确实不轻,子宫没了。”他淡然一笑,说只要你还在,生命就安好。这种诗意的话语顿时让我心里千般委屈、万般惆怅,我自言自语大倒苦水,说如果当初不离婚,好好过日子,也许我精神不会太压抑,也不至于这么年轻就得这种病,“现在可好,再也做不成母亲了”,说完泪如雨下。
    他慌忙给我倒水,剥橘子,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主动聊起他这几年的境遇。
    他说他跟我离婚后半年就再婚了,还有了个可爱的儿子。可他和搞销售的妻子在金钱价值观上南辕北辙,她天天逼他炒股,日子不得安宁,最终他俩也离了。“我现在一个月才见孩子一面,他跟我也不太亲,我跟没当爹一样,比你好不到哪儿去。”
    看他满脸沮丧,我赶紧安慰他:“慢慢和孩子建立感情,你一定会赢得他的心。”他笑了,转而又向我大送温暖,说人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我们离婚后因各种原因断了信儿,但现在既然联络上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陪你度过这个艰难时刻。”
    如此贴心暖肺的话,让我感动不已。此后,他信守承诺,真的比我几个闺密还勤快,两三天就过来陪我,给我买补品和DVD解闷,还帮我父母做家务。家里有个帅男走来走去,很快驱散了屋里的冷冷清清。而且他还是那些熟悉的动作,吃完饭必漱口,出屋必关灯,这一切都让我感觉日子仿佛在回放,我又成了家似的。
    因为心情巨好,我的身体在慢慢康复。本以为他的生活终会回归从前,继续为工作奔忙,整天跟他那些狐朋狗友吃喝玩乐,我们见面会越来越少。哪知前几天,我俩在超市购物时,听着舒缓的背景音乐,闻着各种食品香,他突然触景生情地问我:“小颖,咱们复婚好吗?”
    我吓了一跳,茫然中咬唇轻点头,觉得幸福来的正是时候,我们感情这么好,有什么理由不重新走到一起呢?
    可晚上他走后,当我躺床上睡不着时,理智又回归正常,我提醒自己:“你现在这样子,不能干重活,也生不了孩子,还要终生服药,经济上负担不小,复婚对他公平吗?”
    所以第二天见面后,我跟他实话实说,我今非昔比,除了父母亲友的关爱和一点积蓄外,真的算一无所有,“咱们还是做朋友吧,我不想让你压力太大。”
    没想到他粲然一笑,说他跟我见面的这几个月,心里波动确实很大,不是压力大,而是没想到他还是那么喜欢跟我聊天,看我笑,甚至我像过去一样跟父母斗嘴,都还是那么可爱。他跟别人找不到这样的感觉,他发现自己还爱着我,“所以不管未来有多难,我也想跟你在一起。”
    这话听来多么暖人心啊,我幸福得心旌荡漾,但还是极力克制住情绪。等他走后我一遍遍问自己:“他到底是因为可怜同情我才想复婚,还是因为真爱?”如果他以后因我身体有病在外面找“小三”,我承受得了打击吗?
    我非常需要来自内心的支持,来面对他的回归。否则因害怕失去,我宁愿选择放弃。
    但当我看到病弱的她楚楚动人,特别是她依偎在我肩头,脸上的表情甜蜜又满足时,我突然有了强烈的责任感。
 
男说:
让心跟爱一起走
张海峰  32岁 电气公司职员
    和小颖吵架离婚后,我曾非常后悔,但碍于面子又不愿来找她。特别是我第二次婚姻失败后,更念起她的好。前些日子好像是鬼使神差,我经常有意无意逛她家小区门前的太平桥菜场,果然从老邻居口中探知她的近况,才有了这次情感回归。
    在我向她求婚后,她曾理智地问我:“咱们复合的感情基础是什么?”她觉得我提复婚是一时冲动。我当时无言以对,想了想现在终于明白了,我认为离婚有三种:一是因性格不合分手;二是“小三”插足;三是像我们这样年少时不懂爱情,负气离婚,可一旦两人经历风雨,变成熟了,感情狂潮会卷土重来。
    事实上,我俩性情确实琴瑟相谐,骨子里有种天然的亲密感。分手几年了,见面依然有说不完的话,每次离开她,我都感觉依依不舍。可见我们命中注定会在一起,只是她的病加速了我提出复婚的想法。
    当然,她得这个病对我也不是没有冲击,我曾问自己:“你受得了她床头柜上那一堆药瓶吗?受得了她可能因健康原因长年不工作,吃喝看病全依靠丈夫和父母吗?”我事业心一般,年薪仅7万,又养孩子又养她,肯定不轻松。但当我看到病弱的她楚楚动人,特别是她依偎在我肩头,脸上的表情甜蜜又满足时,我突然有了强烈的责任感。就像怀抱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我根本没法离开她,只想用我的良知和发自心底的爱意帮她康复。让她看到生活的希望,其实也成全了我自己的情感需求。
    我父母过世早,我对亲情一直有着深度渴望,而她父母便是那种慈祥善良的老人。以前我们一起生活时,他们就把我当半个儿子看待,对我嘘寒问暖。现在看我不计前嫌,主动探望病中的小颖,他们更是感动万分。每次我去她家,他们都做一桌好菜款待我,还把酱牛肉给我盛饭盒里,说“带给你儿子尝尝,有时间带他来玩,这儿就是他爷爷奶奶家,千万别见外”。
    这话让我感受到深厚的家庭温暖,也让我对我儿子今后能否融入这个大家庭,和“后妈”相处融洽心里有了底。
    这就是我心里的真实想法,希望小颖能了解,相信我们的未来,坦然面对我的回归。当我俩重新成为一家人,家里有老人、有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这不是幸福最好的代名词吗?小颖,你还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