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婆婆要住进我的家

作者:廖萌 达仁 2013-04-19 来源:中国妇女

 

婆婆要来了
    那天,瀛浩从他妈家回来,兴奋地告诉我,小叔子终于过了丈母娘那关,要结婚了。
    “咱送他多少礼金呢?”他征求我的意见,我想了想,给两万八吧。说实话,我对小叔子印象很不错,当年我和瀛浩恋爱头一回住他家,晚上洗脸时,小叔子早早拿着毛巾在旁边等着,我一洗完他马上递来,感动得我啊,心说这孩子真懂事!所以尽管我们现在每月要负担3000元房贷,压力不小,但我还是要送他份厚礼,祝他婚姻幸福。
    瀛浩大赞我善良、大气,轻描淡写地加了一句,说为给新人腾出私密空间,他妈要来我家住。
    那感觉像油锅里浇了瓢水,我一听就炸了:“咱家这么个小二居,孩子得有个单独的屋子写作业,你妈住哪儿呢?”再说我坐月子那会儿,我妈刚做完手术不能帮我带孩子,想让婆婆来,而她居然说她的腰也不好,且小叔子刚工作,她得早晚两餐照顾他,“我真腾不出工夫帮你们。”她对我们如此不负责,我凭什么要让她过来住? 
    瀛浩忙跟我解释,说在他妈眼里,她大儿子从小成绩好,无所不能。他觉得他妈宠爱他弟,是因为他太强大了,他对此备感自豪。
    我真是气晕了,心说我怎么嫁了这么个猪脑弱智丈夫啊,被家人利用,还觉得挺美,我非修理修理他不可!
    于是连续几天,我把心里的不快尽情倾泻给他,说他妈自我公公去世后,情绪变得喜怒无常,彼此生活习惯也不同,我很怕她把我们平静的小家搅得波澜不宁,影响孩子学习。
    可不管我怎么口水飞溅,他就是一言不发,脸上一副“儿养妈天经地义,你说破天也没用”的架势,气得我肝疼。于是为了压服他,我拿出女主人的姿态告诉他:“这房是咱俩婚后买的,属夫妻共同财产,谁想住进来都得征得我同意!”
    他沉不住气了,愁眉苦脸地跟我磨叽起家史来,说他妈家境不好,从小吃苦受罪,丈夫又早过世,她老来失伴还要替小儿子操心,从没享过清福,因此他必须对母尽孝,对弟尽责,以慰藉亡父,“没得任何商量!”
    他用“孝”当挡箭牌,让我没法反驳。
 
一气带着儿子回娘家
    但我就是不甘心啊,一想到婆婆来后“请神容易送神难”,我就烦得不行,于是绞尽脑汁想招数,最后决定“以孝制孝”,那晚上又跟他聊起来。
    我说孝顺母亲天经地义,你的确是大孝子,“可我也有老妈啊,我对她也有赡养义务啊。”我妈最近肠胃不好,我爸腿疼伺候不了她,我想把她接来跟我同住,“正好跟你妈做个伴,行不?”
    我俩僵持不下,眼看离小叔子领证的日期越来越近,婆婆没完没了往这边打电话商量过来住的事,他实在没招了,于是那天跟我大讲《婚姻法》,探讨所谓的房产份额问题。
    他说我们这房虽是婚后购买,但首付是他婚前个人攒的钱,且婆婆资助了一万元,她算小股东,“而你父母毫毛不拔,他们只能在我妈享受之后才来享受,做事总要讲先来后到吧。”我毫不示弱,说我给你们老高家生了个大胖孙子,传了香火,“就凭这点,你们把全部家当给我,都回报不了我的功劳!”
    我情绪相当激动,为了向他示威,干脆拽着孩子回了娘家。
    到家后,我跟父母“哗哗”吐苦水,我妈听后叹了一声劝我:“父母大多偏袒小的,一旦生病需要钱,才会想到大的,家家都这样。”她劝我想开些,说先让婆婆在我家住俩月,万一婆媳过不到一起整天吵闹,她儿子心烦自然会把妈送回去。想想我妈家里地儿也不大,她身体不好,就别给她添乱了,于是在瀛浩不断打来的“咱们再商量”的电话中,我带孩子回了家。
 
终于找到两全之策
    可一进家门,我嘴巴又把不住门了,继续跟他叽喳婆婆的不是。
    他变聪明了,绝不跟我顶嘴,我说什么他都“嗯嗯”打哈哈,如此敷衍让我忍无可忍,于是等婆婆再打来电话,我干脆把话筒抢过来,直言说妈您先别来了,我父母家最近装修,要来我家小住,“您先跟小弟凑合住段时间吧,以后再说。”
    瀛浩气得龇牙咧嘴,说我怎能明目张胆拒绝他妈呢,太不尊重老人了!他说既然我非要掌控这个家,那他就闪了。之后他天天半夜才回来,不再给孩子辅导功课,周末也不去看我父母,家里顿陷闷雷区,气氛压抑至极。
    而我婆婆那边也不消停,为报复我对她的不敬,她居然联合小儿子一起来治我。小叔子领证那天晚上,她把我舅我姑几家人都叫到烧烤城庆贺一番,唯独没喊我去。后来小叔子制定婚宴流程,中式还是西式,家人都喜欢吃什么,他效仿他妈也不跟我沟通,只征求了我儿子的意见,完全不把我放眼里,气得我在心里大骂他:“我那两万八礼金算是打水漂了!”
    他们一家人齐心合力排斥我,让我委屈又愤怒,于是我到处找人诉苦。
    但没想到,亲朋好友竟一边倒地支持我丈夫,说新人大婚,老人暂且避出去,给小两口一个私密空间,让婚姻有个好开端,也在情理之中。再说,硬拦着丈夫孝敬他妈,怎么说都有点理亏。他们都认为我把婆婆接来住是好事,不仅遂了丈夫孝敬母亲的心愿,让他更爱我,同时也给孩子做出榜样。所谓“人在做,天在看,晚辈在效仿”,我年老后幸福不幸福,就指着我儿子是否孝顺我呢。
    这种众口一词的局面让我陷入深思。我非把婆婆挡门外,和婆家关系僵成现在这样,我自己也很不好受。僵持下去,丈夫难保不变心,到那时,恐怕婚姻也保不住了。而我那么爱我丈夫和孩子,绝不能毁了这个家,所以只能接受现实,迂回着找辙。
    于是我主动跟瀛浩和解,说我同意让婆婆过来住。他听后嘴都乐歪了,问了几遍:“是真的?”我猛点头,然后又来了个90度直转,说虽然儿养妈天经地义,但妈是两兄弟的妈,双方都要尽孝。尤其我们现在上有老、下有小,自己也在爬坡,很不容易,所以婆婆最好两家轮着住,“没必要在咱家一猛子扎下去。”实在不行,给她在附近租房也行,两兄弟共同出资赡养她,“咱们经济条件稍好,可以出大头。”总之家庭和睦人人有责,也需要成本,“这钱我还是愿意掏的,总比闹到最后离婚,大家哭哭啼啼分钱分房强。”
    他听得不住地点头,似乎很认同这个顾及到几方利益的方案,说同意试试,然后拨通了他妈家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