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教育基金谁做主?

作者:若星 2013-06-04 来源:中国妇女

 

没爸的孩子依然是个宝
    2009年国庆节,湖南省会同县的王成波与同学刘东艳登记结婚。婚后第二年,儿子豆豆呱呱坠地,给全家带来许多欢乐。养孩子不容易,尤其是经济上的负担突然增加,让这对年轻的父母再也不能像原来那样无忧无虑。2011年初,王成波吻别娇妻幼子,与同乡一起赶赴福建温州打工。
    然而,一场灾难突然降临。2011年11月,王成波遭遇一起交通事故,并在这场意外中丧生。听到噩耗,刘东艳和公公王海浪乘火车赶到温州。人死不能复生,刘东艳和王海浪只能抑制住悲痛,与肇事方展开谈判。几经讨价还价,最终对方赔偿了安葬费、抚恤金、抚养费共计35万元。
    带着赔偿款,刘东艳回到家中,此时年幼的豆豆正嗷嗷待哺。儿子没有了爸爸,她也要让儿子健康地成长。而老年丧子的王海浪夫妇也希望把更多的爱倾注到孙子身上,让豆豆比其他孩子生活的更幸福。
    接下来,35万元的赔偿款如何分割让刘东艳有些犯难。王海浪和妻子杨冬梅也一直商量着这件事。在公婆的提议下,2012年1月的一天,一家人坐到一起商量如何分配赔偿款。
    “这笔钱应当由爸、妈、我和豆豆享有。”家庭会议上,刘东艳说出自己的意见。
    “对,而且豆豆应该多分。”刘东艳刚说了个开场白,王海浪便插口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豆豆就拿一半,16万元怎么样?” 刘东艳又说。
    “16万元,少了点,我建议加1万元。”王海浪最疼孙子,他的提议获得了一致同意。
    豆豆的份额划定后,其他人的份额也在一团和气中确定:王海浪夫妇8万元、刘东艳7万元。
    赔偿款分割完毕,一家人互相谦让,家庭会议进展顺利,但在豆豆抚养费的保管使用上,一家人却产生了小小的分歧。刘东艳要求她来保管那笔钱,因为,她是孩子的母亲,赔偿款理所当然由她来保管;王海浪夫妇却主张那笔钱该归他们保管。他们认为,孙子随他们生活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况且王成波在世的时候,他们就有约定,孩子稍大后就由爷爷奶奶抚养。
    婆媳双方互不相让,各执己见,最终经过其他人的协调,才达成一个协议:豆豆的17万元抚养费作为豆豆的“教育基金”,以豆豆的名义存入银行,存折由杨冬梅保管,除非用于豆豆的教育,且经刘东艳与杨冬梅共同同意,任何人不得动用。等豆豆将来考上大学,此款剩余部分转为学习费用,由豆豆本人支取。
 
教育基金寄托孩子的未来
    “教育基金”寄托了孩子的未来,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不久,刘东艳就感觉到了诸多不便。
    丈夫去世后,刘东艳把全部的爱倾注到儿子身上。她开始着手孩子的早期教育,购买了一些幼儿玩具和几套开发幼儿智力的书。见豆豆特别喜欢音乐,每次听到乐曲时,胳膊和腿就会有节奏地扭动,刘东艳又特地选购了一套音响设备,希望开启儿子的音乐天赋。
    当刘东艳拿着账单找杨冬梅报账时,却遇到阻力。杨冬梅仔细审查账单后表示,购买玩具和图书的钱可以报销,但购买音响设备的钱不能报账,因为音响设备大人也可以用,又不是专为豆豆的教育而购买。对刘东艳先斩后奏的做法,王海浪和杨冬梅也有些不满,并告诉刘东艳,今后为豆豆的教育投资,要商量后再行动。
    公婆的话语,让刘东艳颇为委屈。她是真心为豆豆的成长着想,没想到却无法得到公婆的理解。将来孩子大了,还要参加一些特长培训班,难道这些费用,每次都要征得公婆的同意?刘东艳越想越觉得,豆豆的“教育基金”应当由她来全权掌管。
    围绕豆豆的“教育基金”由谁管理的问题,刘东艳和公婆再起纷争。王海浪和杨冬梅不怀疑儿媳的爱子之心,但是他们不愿把豆豆的“教育基金”交给儿媳。“儿媳还年轻,改嫁是肯定的事。”他们觉得,只有将豆豆的“教育基金”牢牢地抓在自己手中,才能保证这笔钱都用在豆豆的教育上。
    提议被公公断然拒绝,刘东艳不甘心。这个家庭和睦的气氛中蹦出了不和谐的音符。她在几次努力均遭拒绝后,将杨冬梅告上了会同县法院,要求豆豆的“教育基金”归她保管。
    在杨冬梅看来,既然刘东艳已经在协议上签了字,豆豆的教育基金就应当由她来保管,因此她不同意刘东艳的请求。
    孩子的“教育基金”谁做主?是奶奶还是妈妈?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规定,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豆豆的父亲已经去世,但他的母亲健在并且有监护能力,因此刘东艳是豆豆的监护人。刘东艳作为豆豆的监护人,有管理和保护豆豆财产的责任。豆豆的抚养费17万元,原则上应当由刘东艳管理。虽然在刘东艳与其家人签订的协议中约定豆豆的“教育基金”由杨冬梅保管,但双方对保管期限没有做出约定,因而刘东艳可以随时撤销杨冬梅的保管资格。2013年年初,法院做出判决:豆豆的教育费17万元由刘东艳管理;除为豆豆的利益外,刘东艳每年支取的教育等费用不得高于5000元。
    令人欣慰的是,这场官司对家人之间的亲情没有造成影响,官司结束后,豆豆仍在幸福地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