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回家看看,带着对父母的爱

作者:李晶 王艺潼 郭一卓 2013-09-03 来源:中国妇女

 

主持人:
    2013年7月,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正式实施。其中第17条规定:“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赡养人,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
    一时间,“常回家看看”入法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引起了不小的争论。有人说把道德法律化不仅可以鼓励人们履行赡养义务,还能够弘扬尊老尽孝的传统美德。也有人认为这条规定缺乏操作性,很难落到实处,恐怕会成为一纸空文。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网上竟然迅速出现了“代看望老人”服务,遍及北京、上海、郑州、西安、福州等多个城市。子女付钱购买服务,商家登门看望老人,标价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将道德上升为法律,让法律来维系亲情,以至于促使人们想出对策,这一切难免会让人感到些许无奈。其实,法律规定“常回家看看”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威慑和警告,而是希望子女能给予父母真实的关爱。
    本期法律帮助茶座,让我们一起聊聊走进法律的“常回家看看”……
 
需要法律的保护,更需要子女的关爱
杨学友   辽宁省锦州市检察院检察官
    或许因为我还在工作岗位,又或者由于唯一的女儿尚未成家,就我们家而言,现阶段还是我和妻子关照女儿比较多。不过身为人父,而且在不远的将来也要面临退休和年老,我很理解那些空巢、孤独、年迈老人的心理和需要。
    “常回家看看”是对《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精神赡养内容的“民间描述”。而法律除了要求子女“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还规定家庭成员要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
    年轻人经常会说自己有“精神需求”,并且会因此产生一些渴望的心理和追求的行动。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的专利。老年人也有精神需求,随之而来的,就会产生对精神赡养的渴望和追求。
    当下,父母对子女在物质方面的要求往往不高,而在精神方面却有很多期盼。比如,我们渴望子女儿孙绕膝,诉说家常。我们牵挂并且希望多了解子女的现状,与子女们分享快乐、分担忧愁,在亲情中享受天伦之乐。对于很多空巢父母来说,子女的一声问候、一个电话、一封书信,有时要比金钱和物质珍贵许多。
    我女儿在北京工作,受客观条件的限制,她不可能经常回家。我想这也是很多父母和子女面临的问题。现在我和妻子身体健康,有条件在想念她的时候去北京看她。但再过几年、十几年,我们年纪大了,自然希望她能常回家看望我们。这是亲情使然。
    我在工作中接触过不少赡养案件,所以明白用硬性的法律来维系柔性亲情,有时难免会造成隔阂和伤害,也清楚父母最需要的不是法律的规定,而是亲情的呵护。但有些情况下,我们却不得不用更强硬的方式“推”那些忽视父母的子女一把。
    如果说修改前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只是原则性地倡导子女要“常回家看看”,传递的信号是“适当地爱父母”,那么新修订的法律则传递了“必须爱父母”的信息。这不仅是道德的要求,更是法律上的责任与义务。
    不过,惩罚违法者并不是法律规定精神赡养的最终目的。法律的介入只是一种手段。提醒子女孝敬父母、建立良好的家庭关系、让老年人安度晚年,才是这条法律的初衷。
    父母渴望的,也不是子女放弃事业和前程守在他们身边,而只是希望自己不被忽视,能得到一些陪伴和关爱。就像那首歌里唱的:“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帮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
    或许因为我还在工作岗位,又或者由于唯一的女儿尚未成家,就我们家而言,现阶段还是我和妻子关照女儿比较多。不过身为人父,而且在不远的将来也要面临退休和年老,我很理解那些空巢、孤独、年迈老人的心理和需要。
    “常回家看看”是对《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精神赡养内容的“民间描述”。而法律除了要求子女“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还规定家庭成员要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
    年轻人经常会说自己有“精神需求”,并且会因此产生一些渴望的心理和追求的行动。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的专利。老年人也有精神需求,随之而来的,就会产生对精神赡养的渴望和追求。
    当下,父母对子女在物质方面的要求往往不高,而在精神方面却有很多期盼。比如,我们渴望子女儿孙绕膝,诉说家常。我们牵挂并且希望多了解子女的现状,与子女们分享快乐、分担忧愁,在亲情中享受天伦之乐。对于很多空巢父母来说,子女的一声问候、一个电话、一封书信,有时要比金钱和物质珍贵许多。
    我女儿在北京工作,受客观条件的限制,她不可能经常回家。我想这也是很多父母和子女面临的问题。现在我和妻子身体健康,有条件在想念她的时候去北京看她。但再过几年、十几年,我们年纪大了,自然希望她能常回家看望我们。这是亲情使然。
    我在工作中接触过不少赡养案件,所以明白用硬性的法律来维系柔性亲情,有时难免会造成隔阂和伤害,也清楚父母最需要的不是法律的规定,而是亲情的呵护。但有些情况下,我们却不得不用更强硬的方式“推”那些忽视父母的子女一把。
    如果说修改前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只是原则性地倡导子女要“常回家看看”,传递的信号是“适当地爱父母”,那么新修订的法律则传递了“必须爱父母”的信息。这不仅是道德的要求,更是法律上的责任与义务。
    不过,惩罚违法者并不是法律规定精神赡养的最终目的。法律的介入只是一种手段。提醒子女孝敬父母、建立良好的家庭关系、让老年人安度晚年,才是这条法律的初衷。
    父母渴望的,也不是子女放弃事业和前程守在他们身边,而只是希望自己不被忽视,能得到一些陪伴和关爱。就像那首歌里唱的:“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帮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
 
一次法律的尝试,一个关于爱的期盼
高鑫   江苏省无锡市北塘区法院法官
    精神赡养是老年人权益保障的一项重要内容。瑞典、芬兰等一些北欧福利国家的法律中,都有这方面的具体要求,以保证老人晚年的幸福。这些要求规定了子女与父母的居住距离,每年、每月、每周,甚至每日应当与父母接触的时间和次数,子女与父母谈话的忌语都受到限制,从而最大限度地从立法上保证赡养行为的质量。
    在我国,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老年人大多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对子女在精神层面的需求越来越强烈。比如自己作出的决定能得到子女的尊重和支持、生病时子女守在身边、逢年过节有人陪伴等。人老了就会变得敏感、脆弱、依赖性强,受到子女冷落,难免痛苦。由于缺少精神寄托和情感交流,不少老年人常常在孤独、寂寞中忧郁成疾。
    因此,老年人精神赡养问题也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其实是对精神赡养的可操作性进行了强化,毕竟此前,“常回家看看”无法作为打官司的依据。2013年7月1日,我们法院对一起赡养案进行了判决。
    事情发生在2009年3月,孙阿姨和老伴与两个子女签订了一份协议,内容是卖掉自己的房子,所得的钱都给女儿康红,今后老两口的居所及日常照顾,都由康红负责直至寿终。2009年8月,孙阿姨的老伴去世后,生活中一些琐事渐渐暴露出了两代人的隔阂,与女儿女婿的矛盾逐渐激化。
    带着满腹委屈,孙阿姨在2012年8月搬离了女儿家。康红让她住到另外一套在四楼的房子,可孙阿姨觉得行动不便,就想在靠近儿子的地方租一间房子,房租由康红夫妇解决。由于多次沟通都没有得到肯定答复,无奈的孙阿姨在咨询过法官之后,将康红夫妇告上了法庭。
    法官在多次调解无效的情况下,最后判康红夫妇以每月600元的标准给孙阿姨支付房租费,还有之前孙阿姨住院产生的部分医疗费用8000元。并且,康红每两个月至少到孙阿姨的住处看望一次;元旦、端午、重阳、中秋、国庆节,应至少安排两个节日看望;春节期间也应至少看望一次。
    近年来,精神赡养案件出现增多的趋势。这个案件只是一次尝试,实际效果如何,还要在实践中慢慢摸索。我们并不想看到一个赢了官司输了亲情的局面,只是希望无论是硬性的条文还是道德的规劝,双方都能够达成谅解,重建良好的父母子女关系。希望身为人子的人们,都能够带心回家,带爱回家。
 
常回家看看,入法更入心
肖金明   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参与《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订
    目前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有1.69亿,其中约有一半的人子女都不在老人身边,不少做儿女的一年才回家一次。
    虽然老年人的生活保障水平与以往相比已经大大地提高了,但精神生活的满足还不是很乐观。在这种情况下,将“常回家看看”写入《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正是体现了社会对老年人的关心。
    况且,我国自古就有百善孝为先的传统,“常回家看看”无疑是孝敬父母的最基本方式,将这一内容入法律,也实现了立法对优秀传统美德的一种照应。
    要在法律威慑下才能去看望父母的子女,即使履行了“常回家看看”的法律条文,亲情就能回归吗?有不少人质疑“常回家看看”不具司法操作性。一般来说,人们习惯于从两个方面理解法律条款的可操作性,一种是能否成为法院裁判的依据,另一种是违反法律条款是否会受到制裁。社会公众更倾向于从后者理解可操作性,所以才有了“不常回家看看怎么处罚”的疑问。这实际上是将可操作性与可诉性、可制裁性的概念混淆了。可操作性包括的内容更广,比如它可以成为法官调解家庭纠纷的重要原则。
    有人认为,因工作繁忙、探亲假难休等客观原因,很难做到“常回家看看”,工作忙,抽不开身,似乎是不回家的最大理由。其实“常回家看看”的完整条款是这样规定的:“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赡养人,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如果把此条仅解读为“看看”是有失偏颇的,因为条款中规定了两种赡养方式:看望与问候。除了探望,赡养人还可以通过电话、书信、电子邮件等多种方法问候老年人,从而完成赡养义务。在很多情况下,子女是无法做到“经常性”地探望,比如因为学业、工作原因导致子女与老人各处异地,甚至不在同一国家,子女是没有条件做到经常探望的。其实,这里主要强调的是子女要经常与老人有联系,要从精神上关心、关怀老人,使老人没有被忽视之感。
    将“常回家看看”入法是对子女的一种善意提醒,同时也是对老年人权益的一种保护:看望或者问候父母,不仅是孝道的要求,也是法律的义务。作为子女只需带着一颗心、一份情,老人的心就不会再“空荡”。
    家庭的精神赡养是满足老年人精神需求的最好途径,但并不是说政府与社会在“常回家看看”方面没有责任。这部法律中提到用人单位有责任认真执行国家有关探亲休假制度,也是“常回家看看”条款的应有之意。
    对政府而言,建立和完善国家支持家庭养老制度,出台相关政策支持老年人宜居环境建设、规划亲情住宅,是对“常回家看看”条款更具实效性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