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事业后孩子,财产半空身似浮云

作者:匡文立 2013-09-18 来源:中国妇女

 

改变命运第一,孩子不着急
    林羽1994年结婚时,“私房”对普通人还很遥远。她公司有职工宿舍,林羽提出婚房申请,公司批准了,将室友调整出去,筒子楼里的宿舍便成了她和男友冯忻的新家。
    结婚得添置家具用具,小夫妻工资不高,欠了些账,只好省吃俭用。那时,下海风潮正劲,林羽心里活动。老公在事业单位,清闲是清闲,没什么额外效益,想改变现状,只能靠自己。
    林羽有位好友,原是小报记者,揽广告揽“发”了,自办了广告公司。林羽成为兼职业务员,利用业余时间跑广告。好友传授她不少经验,仅干半年多,林羽已初步上道。
    她也渐渐发现了自己“优势”所在,作为女人,林羽算不上漂亮,自认为平淡无奇,但有次一客户告诉她,自己之所以答应见她,是因电话里的声音特好听。林羽给自己录了音,反复感受,确实,她嗓音低柔,天然带点“气声”,听着很有磁性,悦耳动人。
    林羽报了声乐培训班,通过训练提升音质,平时说话把语速放更慢。果然人际交流非常沾光。拉广告,要是人家觉得你死缠烂打或者花言巧语,事情准砸锅。林羽轻缓的话语,给人以修养好,真诚柔弱的印象,对方容易接受她。
    事业刚有起色,林羽却意外怀孕。她第一反应是不能要。为求得老公支持,林羽精心设计了一套理由。她过虑了,冯忻不仅未反对,还说,生育是女人的磨难,男人没资格提要求,你愿怎样,我都服从。冯忻的豁达和体贴让林羽感动得一塌糊涂,抱住他亲个没够。自从她忙了,冯忻自觉当上“家庭妇男”,将简陋宿舍打理得窗明几净,林羽回来再晚他也坐等,随时都能端出可口饭菜。嫁到这等老公,真是福气。
    林羽再次怀孕,是在人工流产两年之后。她怨自己倒霉,明明小心防范,却还出事。打胎次数多,损伤身体不说,闹不好还影响将来生育,林羽心里有点怕。她不敢再做主了,将决定权推给老公。冯忻犹豫几天,最终表示,虽然他想要孩子,但林羽今天的局面来之不易,不忍心耽搁她。这样,林羽又走进了医院。
    他们的牺牲没有白费,先是添置一辆帕萨特轿车,1999年又付全款,在好地段买下一套120平米的商品房,高档的装修和摆设,按当时标准,完全可称“豪宅”。朋友熟人一片感慨羡慕。
 
 什么都不缺了,却失去生育能力
    奋斗看见了成果,林羽从公司辞职,全力以赴从事广告业。她暗自盘算,趁着年轻精力充沛,再猛跑几年,积累起一定资本,就停下脚步,回家生孩子,安享富足美满的生活。
    2003年,林羽碰到一个难得机遇,那份行业报要将副刊整体外包。好友将内幕消息透露给她,许诺帮她竞标,林羽兴奋筹备。
    事情进展到八成,身体却又出状况,不用检查,林羽就知是怀孕。
    选择艰难无比。林羽已满33岁,再放弃孩子,太担风险。夫妻俩陷入矛盾心情。
    商议来商议去,还是感到机不可失。在网上搜罗一下,女人“高龄”生子并不罕见。于是两人相互鼓励:最多再拼5年,争取40岁以前搞定,应该问题不大。
    林羽如愿承包了副刊。收支盈亏全由自己掌握,林羽干得更玩命,收益也更好,几年间,买下一套独栋别墅,林羽的帕萨克升级宝马,添一辆丰田越野车给老公。
    什么都不缺了,2009年春,即将奔“四”的林羽从岗位撤出,退居家庭,和老公全力“造人”。怀孕比较顺利,可一怀上就有出血迹象。保胎的方法都试了,吃不完的药,卧不完的床,林羽苦不堪言。
    即便如此,胎儿4个月大,有天她下身突然血如喷泉。当时林羽一人在家,她打了999,又挣扎着将自己挪腾到门口,便不省人事。
    在医院苏醒,被告知孩子没了,子宫摘了。林羽欲哭无泪,老公怎么劝慰,她都一言不发。
    此后,林羽无端地心烦、易怒。老公百般哄她开心,再三发誓自己永远爱她,林羽却冷冷地说,自己懒得听漂亮话。她自知状态不对头,内心也渴望老公温情,就是控制不住情绪。医生说她是应激性抑郁症。进口的激素和营养品紧着补,无明显效果。
    两年多过去,林羽才缓过来一些。这期间林羽报班学书法,越写越投入,书法使她心里平和、安静。老公则好上了自驾游。林羽也不多管,他单位还那样,夫妻俩都有大把的闲时间需要打发。
    前年夏,老公驾车去青海。林羽去别墅取件东西,却发现床铺有异。两口子每来别墅小住,临走前老公都要将里外整理一过,纹丝不乱。现在,床罩耷拉到一侧,枕巾被子皱皱巴巴,凑近闻,竟有香水味和汗味。不过,香水倒是林羽常用的那款。林羽四处巡视,楼上一个卫生间,她的化妆品仿佛被动过。有人来过别墅?
    林羽拨了老公电话。老公说,正赶路,到休息点我打给你?汽车的音响很大,听不到背景声。老公返回之前,林羽又到别墅“突袭”,无新发现。
    老公再自驾游,林羽提出同去。老公表示欢迎。去了两次,一切正常。
 
老公“离家出走”,人生纠结成团
    去年秋,一帮车友约定去九寨沟,临行,老公却说单位有会,去不了。林羽不好意思爽约,自己驾车上路。中途与一车友聊天,无意间得知,那次青海行是他牵头。林羽侧面打探,车友说,你老公没去啊?他总闹这出,说去,到时又有事,放我几次鸽子了。
    林羽跟对方互留了电话。回来她质问老公,老公满脸无辜,说自己绝对在车队中,定是那人犯迷糊。林羽现场拨打车友电话,无人接听。以后多次打,始终联络不上。她怀疑老公做贼心虚,提前和那人沟通了,那人回避她。
    林羽对自驾游倒了胃口,也不许老公去。老公越来越烦躁,抱怨说,你成天只知写字,把我扣家里有什么意思?
    今年五一,老公做出惊人之举,给桌上留条,称出去透透风,以免郁闷而死。之后电话关机,杳无音信。林羽心里惶恐,或许是自己太过?她发短信说,都怪我不好,往后保证调整,让他尽兴游玩。她想老公总有开机的时候,应能听到妻子心语。
    老公离家几天后,好友给林羽转发一组微博,是个年轻女子大晒“幸福”,吹嘘男友多金慷慨,陪她赴香港购买首饰华服名包等。女子撒娇说,她好渴望为男友生个儿子。女子所发照片有“男友”影像,尽管是背影,熟人却不难看出实在像极冯忻。
    林羽连发短信,要老公速回,即便分手,也可面谈。冯忻没回复。
    十多天过去,冯忻终于进门,背个双肩包,貌似风尘仆仆。面对那组微博,他大笑说,自己去云南深山隐居了。冯忻取出许多民俗纪念品,说只能从山民手里买,市场上根本见不到。
    林羽上网查证,商品信息海量,没查出所以然。
    她无法相信老公,又找不到根据。但林羽清晰感到,夫妻之间已隔一道玻璃幕墙,婚姻随时可能崩溃。她打拼的家业都属两人,现金则是老公经手存储,给她口头报账,她对数目很含糊,中间他是否转移进自己囊中?凭他分得的财产,再找人生孩子轻而易举。
    林羽惨了,人到中年沦为“弃妇”,财产打对折,往后岁月无爱无孩,孑然一身……
 
友情会诊
重温自强自立,救赎精神心理情感
    嘉宾女(公司职员):林羽经历与我一朋友相近,都是想当母亲却自己错失,不同在,我朋友的老公规矩,两人可相互温暖余生。即便这样,也弥补不了失落,朋友财富和林羽不是一个量级,但不快乐,经常叹息人生空虚。孩子不是人人都得要,丁克也是一种活法,最怕弄一锅夹生饭。林羽说服自己“认”了吧,生存和养老有保障,积极生活,前面还有机会。
    嘉宾男(媒体从业):老公的外遇基本明朗,他暂未发动“政变”,或因准备工作还没搞定。林羽不能再自我欺骗。如果调查他行踪难以操作,认真回忆自己的大宗进项,与存单核对,证实他猫腻大小,顺势将存款收归手中。提出将部分房产换成自己独家挂名,也是有效试探,他真无二心,自然无必要反对。防止陷身被动甚至一败涂地,日程已经紧迫。要快!
    嘉宾女(大学教师):林羽的困境,主要在精神、情感、心理方面。老公“潇洒阔绰”的姿态,来自妻子的奋斗,两人似乎都曾因此“割舍”孩子,但最终男人的牺牲虚晃一枪,女人的牺牲充满血泪。目前林羽真情留恋这丈夫?未必。不平衡,承受不起被辜负的痛,惧怕孤独。事业女强人,人生弱女子。林羽的救赎之路只有一条,重温关于女人的自强自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