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打开孩子尘封的心灵

作者:文/余甬帆 何静怡 2014-03-19 来源:中国妇女

双亲离世,性格变孤僻
    “今天爸爸怎么还没来接我放学啊?”秦洋在学校门口焦急等待着。
    不一会儿,秦洋的外婆陈梅来了。在回家的路上,秦洋问外婆:“爸爸怎么没来接我啊?”
    陈梅含着泪说:“爸爸以后都不能来接洋洋了。”秦洋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
    回到家,秦洋听到妈妈郑虹的哭声,但始终没见到爸爸秦勇。在客厅的一角,秦洋看到一幅爸爸黑色的照片,秦洋一下子明白了,径直冲向妈妈,和妈妈哭在一起。
    秦洋从来没见过妈妈这么伤心,也没见过妈妈这么自责。妈妈的嗓子都哭哑了,却还在不住地重复着对丈夫的“歉意”:“都是我让你早上先送儿子上学,我应该先让你去看医生的,都是我不好……”
    原来,早上起床,秦勇就感到头痛,想去看医生。但郑虹认为丈夫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执意叫丈夫先送秦洋去学校。
    可万万没有想到,秦勇送完秦洋回到单位没多久,就晕倒了。同事将他送到医院时,他已经没了呼吸。经诊断,秦勇是突发性脑溢血,如果及早发现,是可以救治的。
    正是带着这样一份内疚,郑虹料理完了丈夫后事,逐渐地,她开始产生抑郁倾向,这对秦洋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原本活泼开朗、品学兼优,并担任班长的秦洋,开始变得不爱说话。秦洋和妈妈的沟通也越来越少。郑虹越来越感觉难以管教秦洋,再加上对丈夫过世的自责,她的心情更加抑郁。
    一天,郑虹写下遗嘱,考虑到秦洋毕竟是秦家的血脉,希望秦洋由住在绍兴的爷爷奶奶抚养,夫妻俩的大部分遗产也由爷爷奶奶继承。之后,郑虹选择了自杀。
    父母突然相继离世,让年幼的秦洋倍受打击,他变得不爱说话,足不出户、沉迷网游、作息颠倒……
    外公外婆为了给秦洋换一个环境,与他的爷爷奶奶进行了协商,将秦洋送到了绍兴的爷爷奶奶家。没想到,秦洋对绍兴的乡村生活出现了一些不适应:早睡早起的作息、无名昆虫的侵袭、陈旧落后的卫生设施……一段时间后,秦洋开始变得烦躁,经常用摔东西的方式向爷爷奶奶表示抗议,有时甚至还对两位老人拳脚相加。
    无奈之下,爷爷奶奶与外公外婆取得联系,经协商,外公外婆同意接秦洋回上海生活。但对于秦洋的抚养费,双方却产生了争议,外公外婆要求爷爷奶奶每月支付秦洋的生活费,而爷爷奶奶则表示,他们生活在农村,经济条件并不理想,而且秦洋父母留下的遗产一直由外公外婆“占有”,因此不同意支付。
    看到祖辈相争,秦洋一言不发。回到上海后,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玩网游。外公外婆不断用美食、礼物甚至断电等办法来逼秦洋走出房间,然而,秦洋对此无动于衷。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一天,外公突发心脏病,虽然经过治疗保住了性命,但从此只能依靠轮椅行动。年过七旬的陈梅,忙碌在丈夫和外孙之间,身体每况愈下。
    力不从心的陈梅想到了秦洋的爷爷奶奶,希望将秦洋交由他们继续抚养,经过几次沟通,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爷爷奶奶感觉他们无法为秦洋提供良好的成长环境,更无法承受秦洋的暴力倾向。无奈,陈梅来到上海虹口区法院,要求按照秦洋妈妈的遗愿,将秦洋变更为由爷爷奶奶抚养。

法官巧用网游来沟通
    鉴于秦洋的特殊情况,案件很快交由具有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质,并长期从事少年案件审判的法官张妍处理。张妍了解案情后,与秦洋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取得了联系。
    凭借经验,张妍感觉这个案件十分棘手。她决定亲自上门与秦洋沟通,但第一次“家访”就吃了闭门羹。张妍不断轻敲秦洋的房门,但那扇门始终紧闭。
    虽然张妍没有见到秦洋,但从外婆处得知,“洋洋每天对着电脑,还不停地打字。”
    “打字!”外婆的话提醒了张妍。“有打字,就应该有交流。”张妍想到:“也许网游可以成为打开秦洋心扉的最好切入口!”
    回到法院后,张妍请会网游的书记员张能帮忙。先通过与秦洋共同练级,与其建立适度联系,再通过赠与“宝物”等取得信任。待时机成熟后,开始与秦洋交流网游话题,聊“战术”,逐步与秦洋成为“密友”。最后,在张妍的安排下,由张能出面组织网游青年见面会。
    在张能的再三邀请下,秦洋最终答应出席。为了让久未出门的秦洋不中途爽约,张妍将见面的地点约在了秦洋家附近的活动室,并多次强调届时将推出提高战术水平的“秘密武器”,以吸引秦洋赴约。
    终于,张妍在见面会上见到了秦洋,并在张能的帮助下,以一位网游爱好者的身份,与秦洋交流了网游心得。之后,张妍还在网络上与秦洋继续交流。
    除了在网上和秦洋保持联系外,张妍还四处奔走,挑选专门的社工定期到秦洋家“家访”,聘请社会观护员对秦洋进行心理干预,希望通过团队的力量,帮助秦洋早日走出阴霾。
    秦洋的情况似乎有所好转,没想到外婆外公不经意的一次对话,打破了张妍的全部计划。原来,陈梅与丈夫商量,是否要聘请一位律师代理这场抚养权变更官司时,正巧被秦洋听到。秦洋情绪变得异常激动,拿起扫帚打向外公外婆。事后,秦洋再度把自己反锁在房门内。陈梅无奈,找到张妍求助。
    “洋洋的心理可能再一次受到了刺激,他可能觉得又被抛弃了。”张妍对陈梅说。
    “不是我们不想要这个孩子,只是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没办法照顾好他。”陈梅哭诉着。
    “外婆您放心,我们会尽力帮助洋洋走出困境!”张妍安慰着陈梅,但此时,她的内心也是七上八下:“难道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今后要怎么做才能打开这个敏感孩子的心扉?”
    张妍没有气馁,她想到秦洋马上就要过15岁生日了,是不是能通过这个契机,让秦洋感受到关爱。
    在张妍的提议下,爷爷奶奶、姑姑姑父从绍兴赶到上海为秦洋庆祝,他们还为秦洋准备了生日蛋糕和秦洋曾经最喜爱的变形金刚。张妍则在网上提前给秦洋发送了带有生日歌曲的电子贺卡,并为秦洋购买了励志书籍。
    但奇迹没有发生,秦洋的房门依然紧闭。不过,细心的张妍发现,秦洋这次没有极端的行为,反倒有几次开锁的声音。可见,秦洋的内心是非常挣扎的,一方面他仍然渴望亲人的关爱,另一方面他还没有做好一下子敞开心扉的准备,对他人仍有防备和抗拒的心理。

多方对症下药,化解亲情难题
    “洋洋开始吃饭了,谢谢张法官策划的生日活动。”陈梅在电话的一端不住地感谢张妍。生日过后,秦洋的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张妍觉得是对秦洋开展有针对性的心理干预的时候了。
    “这款游戏是好玩,但有点血腥,会换别的游戏玩吗?”张妍在网上与秦洋聊天。
    “保卫国家当然要流血流汗。”秦洋回复。
    “你想保卫国家?”张妍追问。
    “是的,爸爸曾经是军人,我要像他一样。”秦洋再次回复。
    通过不断的交流,张妍发现秦洋还是有理想的,他希望像爸爸那样成为一名出色的军人。但是爸爸的突然离世,让他的榜样瞬间消失,为了寻找寄托,秦洋开始沉溺于虚拟的网络世界,以此追逐自己曾经的梦想。
    张妍在网上向秦洋发送了很多关于父亲和孩子的图片,希望通过“看图表意”的方式,唤起爸爸曾经对秦洋的关爱和鼓励。
    之后,张妍在“家访”的过程中,给秦洋买了军事书籍、运动器材等,还在这些物品上贴上一些鼓励的话。一段时间后,秦洋开始和外公外婆说话了。并且在一次“家访”时,秦洋还打开了房门,与张妍面对面交流。张妍发现,秦洋将她写的话贴在了电脑上,赠送的书也散落在书桌上。
    张妍将自己升高中前后的日记拿给秦洋:“和你差不多年纪的时候,我也遇到过很多困难,但在家人和朋友的关心下,顺利度过了。我把当时自己的心情和秘密与你交换,希望我们成为真正的好朋友。”
    读了这些日记,秦洋向张妍敞开了心扉:“爸爸妈妈离开后,我感到很孤独很自卑。而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实现很多现实世界中无法实现的‘愿望’,我感觉自己很强大。”
    “洋洋本来就很强大。”张妍鼓励他说。
    秦洋的状态逐步好转,张妍邀请合议庭擅长与老年人沟通的范晓明法官一同对秦洋的家庭开展结构式治疗。通过逐一倾听两边老人对秦洋的抚养意见,两位法官发现,两边的老人其实都想抚养秦洋,但是外公外婆由于身体状况不佳,目前已无能力,而爷爷奶奶则担心秦洋的暴力倾向。
    两位法官还邀请了社会观护员对两边老人的抚养能力进行调查。社会观护员出具了一份评估报告,认为爷爷奶奶的身体相对硬朗,较为适合抚养秦洋。
之后,张妍又询问了秦洋的意见。“不管谁来抚养都可以,但唯一的要求是不想离开上海。”秦洋说。
    为了尽可能满足秦洋的要求,张妍和范晓明分别与两边老人进行沟通。最终爷爷奶奶接受了法官的建议,决定来上海抚养秦洋。而外公外婆也表示:“如果洋洋由爷爷奶奶抚养,我们会支付洋洋的生活费,也会经常去看他。”
    几番沟通后,两边老人达成了一致意见,秦洋的抚养和生活费用问题终于落实了,但张妍和同事们并没有停歇,如何让秦洋早日告别孤僻、回归校园,是更让法官们牵挂的大事。
    张妍和同事们开始轮流去秦洋家“家访”,向秦洋的爷爷奶奶了解他的生活近况,和秦洋交流。如果秦洋出现情绪不稳定的情况,张妍还利用下班时间与心理咨询师、社工一起去开导秦洋,给予心理调适和安抚。
    经过不懈努力,如今的秦洋已开始举哑铃、练跑步,定期进行体育锻炼,并且张妍送给他的书,他也在逐一阅读。看到秦洋的生活正在逐步回到正轨,爷爷奶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张妍法官(左)和范晓明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