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裂痕丛生,金钱能否修复美满

作者:匡文立 2014-03-20 来源:中国妇女

老公一路高歌,居家妻子心态失衡
    郑瑶和黄凯恋爱时,黄凯是普通小白领,他不满自己现状,经常跳槽,郑瑶的好友都劝她慎重,说黄凯好高骛远,不安分。郑瑶偏偏欣赏黄凯的“不安分”,觉得男子汉就应有梦想,有追求。
    黄凯亲戚有间闲置的小一居,便宜租给他暂住,两人简单收拾一下,搬进去便算结婚。日子不宽裕,但快乐,黄凯活力四射,嘴巴俏皮,和他在一起,郑瑶笑声不断。她真心认为,幸福感比物质重要。
    儿子降生后的两三年里,郑瑶体验到了什么叫“辛苦操劳”。当时黄凯忙着读在职硕士,分不出精力顾家,住房空间小,两边的父母无法久住,产假休满,郑瑶白天请个小保姆管孩子,晚上下了班,自己“连轴转”。她宁愿累到悄悄抹泪,也尽量不喊黄凯搭手,他要奔事业,自己得给他撑起一片天。
    郑瑶的付出没有白费。老公拿到文凭,加盟一家咨询公司。随着民间投资热升温,公司发展良好,黄凯也升职为首席投资顾问,收入丰厚,几年之内,车买了,房也买了两套。
    郑瑶那点工资失去分量,黄凯劝她辞职回家专心培养孩子,也可好好保养身体,享受生活。郑瑶并不喜欢夫唱妇随,但再想想,女人当了孩儿妈,在职场又能有多大出息?自己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2010年,顺风顺水的老公再次显示“不安分”,筹划自己创业。他看准生态农业有前景,动用全部积蓄,并抵押了一套房,和朋友合伙投资一个项目。
生态基地远在贵州,黄凯开始两地奔跑。尽管他在身边也靠不上,但这和独守空房还是不一样。黄凯现在是老板,领导一个团队,手下不乏年轻漂亮的女性,时常同路往返,郑瑶开车去接机,总能目睹女孩粘着老公打情骂俏。她心里不是味,忍不住对黄凯旁敲侧击。黄凯用玩笑抵挡,郑瑶觉得他没诚意,如果他认真解释呢,又会觉得他心虚。每每将夫妻团聚弄成不欢而散。

决心充实自我,不料险遭性侵
    郑瑶意识到,可能自己居家太久,心态不对劲。第二年孩子上了初中,郑瑶决心充实自我。她英语基础不错,就作为突破口,争取考下口语翻译资格,报酬高,又属自由职业,方便兼顾家事。
    郑瑶买来教材,加入相关QQ群,结识各路的同道,用英语沟通,强化训练,切磋学习经验。效果真的比自己闷头自学好太多。后来她得知网友也组织网下交流,很感兴趣,又担心“网友”素质不一,容易惹是非。犹豫再三,跑去观察,发现参与者都有清楚社会身份,甚至不乏高校教师和科研工作者,担心多余。
    郑瑶热心参加活动。活动形式很随意,选个免门票的公园,或者网友提供茶座,大家按约定时间聚齐,自由组合进行英语对话。有时也请高端专业人士授课,到场者分摊费用。
    有人群地方,日子长了会自然分出“亲疏”,渐渐郑瑶与几位年龄相仿的男士形成“小圈子”,理由简单,男人对女人更谦让、关照,自己不留神出点“糗”,也不伤面子。
    和男人接触,郑瑶不是没有障碍,但她想,都人近中年,有家有口,又都有一定文化层次,交往应该安全。
    2012年夏,外地网友“阿瑟”来京出差,之前,两人在网上已是老友,阿瑟说自己旅美多年,回国后从事文字翻译,郑瑶收到过他赠送的英文原版小说。视频聊天中,对方四十多岁,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因此,阿瑟邀请面谈,她欣然应允。
    阿瑟说自己路不熟,让郑瑶到宾馆找他。阿瑟正如视频所见,文质彬彬绅士风度,只是个子其实很矮,比郑瑶还低半头。阿瑟给两人倒了红酒,郑瑶只惦记跟他学口语,没怎么碰,阿瑟自己喝酒。
    聊了一会儿,阿瑟说给郑瑶换杯咖啡,却失手将红酒洒到她浅色套裙上。阿瑟手忙脚乱,拿纸巾给她擦拭,郑瑶连忙谢绝,自去洗手间清理。上衣的污渍太难看,她解开扣子撩水洗。万想不到阿瑟竟闯了进来,抱住她乱亲,嘴里表白“爱情”。郑瑶记得自己锁了门,不知为何会这样,脑子全晕。阿瑟满口酒气,硬将她拉出洗手间,往床上摁。郑瑶拼命挣扎,抓到了阿瑟的脸,趁他一愣神,抓起包包逃出房间。
    郑瑶脸上、手上也多处擦伤,一边开车一边抽泣。狼狈万状回到家,本应在基地的老公,居然出现在家里。
   两口子面面相觑,郑瑶不禁放声大哭,把事情如实讲了,要老公跟她去宾馆,找流氓理论。黄凯却说:“省省吧,你是网迷,不懂得‘开房’什么意思?一个女的,把自己送到宾馆客房,多检点,让男人还能怎么想?不是我碰巧回来,这事就沉在海底了,对不对?”
    黄凯态度冷酷,话语刻薄,郑瑶哭道:“既然你怀疑我人品,不如离婚。”黄凯寸步不让:“随便你。”

悲伤与财富同至,心彷徨意难决
    黄凯没在家过夜就返回了基地。隔天发来短信:为孩子,我不轻言分手,家庭我会尽职,你我互不干涉,孩子上大学再做计较。郑瑶赌气回复:随便你。
    此后黄凯该回家照回,该给钱照给,但只扮演“父亲”,不和郑瑶亲热,不过问她的事。郑瑶对黄凯也心冷,她承认自己有错,错在不知人心深浅,黄凯身为老公,不仅不出面为她做主,反将脏水泼她身上,他是在掩饰胆小怕事,还是心早飞了,逮个机会摆脱老婆的约束?
    转眼近一年过去,黄凯事业遭受重创,因土地纠纷,基地被强拆,前期投入血本无归。
    回到北京的黄凯,瘦得像个小鬼儿。他找家小公司搞产品推广,又成了工薪族,而且收入不稳定。幸亏以前他交的家用不少,郑瑶手里有些积攒,那套抵押的房子,房租飚升,还贷后还有剩余,生活能维持。不过经济条件严重滑坡。
    “阿瑟”对郑瑶伤害太大,英语她倒了胃口,又扔下了。此时,婚姻和个人前途都让她焦虑,想要发奋,又提不起精神。
    2013年9月,郑瑶命运中插进一个变故。
    她的小姑妈终身未婚,退休在青岛买房定居,因郑瑶有姐姐,姑妈多次开玩笑说,要过继郑瑶,郑瑶老爸也叮咛她,姑妈的养老归她管。郑瑶心理上,自己也是姑妈的女儿,春节很少回父母家,都携老公孩子去姑妈处,黄凯很配合。
    却不料,六十几岁的姑妈猝然病危!郑瑶火速飞去,陪姑妈度过了最后的生命时光,姑妈则留给她房产和一批珍邮、首饰,市值大约六七百万。
    让郑瑶感动的是,黄凯听闻姑妈辞世,主动领儿子赶来参加葬礼。悲痛中,黄凯百般抚慰郑瑶,夫妻僵局打破。
    但郑瑶心里梗着一个疑问:黄凯与她升温感情,会不会是看她继承了遗产,想利用她东山再起?
    她对婚姻信心低迷,如今自己有了生存基础,不时闪过与黄凯分道扬镳,另辟新生活的念头。但她害怕过不了儿子那一关。儿子即将中考,外表已是大小伙子样儿,成年人的感情他却还不懂。要是郑瑶破坏了家庭,儿子能原谅母亲?
    而且,自己的困境,以亲人离去的方式解决,郑瑶深感人生无常,回头寻味往事,多了一分淡然。
    如果她满足黄凯创业的心愿,夫妻还能找回往昔温情,白头偕老吗?

友情会诊
重新认识生活,让感情回归现实

    嘉宾女(平面设计):没觉得黄凯有多大毛病。男人干事业,周围少不了女人出没,理智上,郑瑶也认为不值多心,但实际行动又表明,她的内心并不平衡。网友什么的破事,说她本身欠检点,不冤,不是小女孩,会真的不懂“客房约见”内涵暧昧?老公生气是在乎她,对她无所谓才不正常。感情恶化不全怪老公,郑瑶也应反思。
    嘉宾男(大学教师):丈夫不甘平庸,妻子其实渴望的是夫妻厮守。但郑瑶好强,总用“我能搞定一切”的形象示人,尽管她是全职主妇,在黄凯心目中,太太有心气有主见,并不弱势。男人不理解,这样的女人压抑的是自己。矛盾来自误解。家庭经济和孩子,黄凯坚持尽责,离婚是话赶话,非他所愿。郑瑶注意了,和好,与自己在悲痛中流露女性脆弱有没有关系?
    嘉宾女(公司职员):黄凯是好高骛远,可这也正是郑瑶对他的期待。价值观都存在偏差。关系升温,姑妈去世只是一个原因,黄凯事业挫败,他也想向妻子求安慰,抱团取暖是双方的需要。给老公投资,千万别,当心鸡飞蛋打两败俱伤,再说老公也不一定只揣着这目的。两人要抓住当前契机,良性互动,面对现实重新认识生活,思考人生意义。踏踏实实修补感情,赢得幸福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