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优柔寡断的自己说拜拜

作者:文/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心田 2014-05-05 来源:中国妇女

心田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即使面临的不是“生存,还是死亡”那样的生死抉择,我们很多人也常常会犹豫不决,无法取舍。在这选择困难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在作祟?

静下来拨开情绪谜云

    清晨,你醒了,睁开眼睛——你选择了睁开眼睛,而不是继续睡懒觉;你坐起来——你选择了立即起床,因为要上班;你先穿上昨晚特意选好的淡蓝色毛衫——春天来了,你想给自己来点色彩;再套上米色铅笔裤——和蓝色来个和谐搭配……

    这整个的过程,一直到晚上你又再次躺在床上睡下,你无时无刻不在选择中。

    每一个人的每一秒钟都在选择中度过,当我们感到做出选择不那么容易时,就有了“选择困难症”这个名词的出现。其实,这个词只是描述一种我们在有意识状态下难以抉择的状态,与疾病范畴里的“病症”无关。被说成“选择困难症”的人更多的是容易被情绪所困扰,而并不是真正的无法决策。

    春节假期后第一天上班,我就接到女友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频率很高,焦虑、愤怒、委屈搅和在一起。原来是一上班,领导就给她交办一件写材料的工作,她立即感到一团无形的压力黑黢黢逼过来,她觉得无从下手,不知道该写word还是写PPT,该先和其他部门了解情况,还是先自己研究业务。照女友以往的工作能力,这个根本不是问题。我没有给女友答案,我只是说“亲,我感到你散发着好多的情绪”,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钟,传过来一声叹息。女友慢下来,说春节刚过,老公就出差了,剩下自己和孩子,自己还没有从放松的状态里恢复到工作状态。领导一布置工作,压力感立即升温,烧的自己烦躁不堪,无法平静。我问“那现在呢?”女友平淡不屑地说:“没事了,这个工作小事一桩”,挂下电话,我立即感到女友的那股情绪变得淡薄了。

    所以,当你意识到自己处于“选择困难”时,先静一静,停一停,让自己平静下来,从情绪中清净脱身。不要陷入情绪的骗局,而低估了自己的智商。好像一杯浑水,静置一会儿,待浮尘落定,才看得澄澈。

有没有欲求多于需要?

    待我们面对了问题本身时,我们还是会遇见选择的“困难”。一次买鞋,低筒靴,一双是绿色环带,一双是玫红色环带。两双鞋放在我眼前的地板上,我痴痴地看着,都喜欢,哪个也不想割舍:绿色的吧,今年流行;红色的吧,经典;要不两双都要了;不行,太贵了;还是绿色精神;不,玫红色才有女人味……

    旁边的售货员更是撺掇我干脆两双都要。

    欲望之魔啊!

    我咽了咽口水,回到了“需要”。我其实只是需要一双平底保暖的鞋,买绿色的吧,家里玫红色的鞋多。这才付款拿鞋走人。其实,我选择哪双都没有问题,是无限的欲望让我难以取舍。

    有些大学生来咨询找工作的事情,有好几个OFFER,不知道选择哪个;有的朋友纠结在假期是回老家看爹妈还是和朋友去旅游。我往往会教给他们一个“残忍”的办法:压缩空间、压缩时间,只有此时此地这一个时机,你会放弃哪个,再放弃哪个……最后剩下哪个?

    阿琳面临大学毕业,已经拿到两个公司的OFFER。一个是安稳的国企,一个是有发展的事务所。可是国企工资低,环境令年轻人压抑;事务所的工作很辛苦,几乎天天加班。

    我让阿琳自己在纸条上写自己在这两份工作中想要的东西:安稳、收入、发展、激情。这四张纸条贴在阿琳面前的墙上。我告诉阿琳,按照你内心的想法来一个一个的撕下来,最后只能剩余一个,剩下的这个是你最最想要的。

    选择确实很痛苦,谁人不贪婪呢。阿琳每撕下一个时,都会犹豫很长时间。她沉重又坚定地依次撕下了“安稳”、“收入”、“激情”,只剩下“发展”留在墙上。我慎重地问阿琳,这个词是你真正想要的吗?回答:是的。是你确定选择的吗?回答:是的。你清楚你要选择哪份工作了吗?回答:是的。你清楚你将放弃什么了吗?回答:是的。你确定你要承担这个选择的结果吗?回答:是的。

    痛苦过后,阿琳变得轻松,满面红光,充满希望地离开了。

是不是恐惧多于承担?

    也许还有一些困难的选择,是因为欲望之下的深深的恐惧。轲轲是一位两岁孩子的母亲。去年她离婚了。我知道,轲轲这个分离的选择太不容易了。三年前还没有孩子的时候,轲轲因为老公的情感背叛,找我咨询。轲轲希望老公改变,身心回到自己身边。我告诉她让老公改变基本不可能,除非自己成长,吸引老公回来;或者选择分手,各自成长。轲轲试图改变自己,但内心一直放不下对老公的要求——按照“我”的标准回到自己身边。后来,轲轲有了孩子,轲轲认为“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于是选择变得愈加困难、痛苦。

    表面上,轲轲有两个欲求:自己有老公在身边,孩子有父亲在身边。但是,在轲轲看来,事实总是与自己的“标准”不符,轲轲在希望与失望之间磨蚀着自己的心,不想分离,但是痛苦时又想分离。

    这个选择足足折磨了轲轲三年。离婚后,轲轲开始了中医保健的事业,有了自己生活的重心。现在分手了,回看过去,才看到,原来自己总是希望对方改变,即使自己做出改变,也是为了立即能看到对方的改变。自己找了很多的理由要让老公回到自己身边,自己的改变、自己为家庭的付出、孩子,都成为了不能让老公离开的砝码。可是,现在才看清楚,都是自己内在对分离的恐惧,对一个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没有陪伴的恐惧。

    是呀,这种恐惧是人作为一个生命体的最深的一种恐惧,是生而具有的。要突破、超越它,非常不容易,一定是个痛苦的过程。我们无法想象分离后的状态,于是这种“无法想象”成为了最令人恐惧的事情,我们不愿意面对不能预测的现实,不愿意承担无法把控的后果,所以就无法做出选择。

担得起放得下选择不是问题

    看清楚了选择“困难”背后的原因后,很多的选择就不是问题了。因为情绪缠绕造成的困难,先沉淀情绪,再看清问题;因为欲望太多造成的困难,看看自己可以放弃什么;还有一些确实触动我们内心恐惧的选择,需要我们升起面对问题和承担后果的勇气。

    当我们选择之后,回过头来的时候,会看到其实很多的恐惧只是我们脑袋里无数的想象,要么是由过去经历衍生的想法,要么是对未来的不确定的想象。而这些都只是脑袋想出来的,不是现实真相。我们被脑袋编织出来的恐惧挡在了真相的门外,失去了面对真相、勇敢选择的机会。

    无论选择什么,该面对的逃不开;该承担的躲不掉。

    静下来,想一想,你到底想成为什么,最终想要的是什么,以终为始,勇敢的迈出去。要么迈左脚,要么迈右脚,又能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