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丙燕:女汉子的温情家事

作者:采写/本刊记者 柳亚敏 部分资料整理/ 2014-06-03 来源:中国妇女

    因为电视剧《家宴》的热播,颜丙燕再次走入观众视线。她扮演的冯大米风风火火,有时候甚至有点简单粗暴。知性的颜丙燕把这样一个女汉子演得入木三分,是桩不易的事。而颜丙燕却说,在很大程度上,她演的其实就是她自己。

 

“野蛮”成长岁月

    聊起童年,颜丙燕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野孩子的野蛮成长”岁月。她很小就被爸妈寄养在山东农村爷爷奶奶家,上树下地,什么调皮捣蛋的事都干过。6岁回到城里,野性难改,甚至会跟男孩子打架,而且还总占上风。人家的妈妈告上门来,被妈妈一顿“胖揍”。回忆起那段岁月,都是妈妈对自己的“综合治理”画面在闪回。为了逃避“治理”,11岁那年,自作主张去考了北京歌舞团。没有任何舞蹈基础,老师让下腰,都不知道什么是下腰,老师让跳舞,她说老师我不会跳,唱歌行不,张嘴就来,结果好几千个孩子,人家只要二十个,她的录取通知书来了。“我觉得可能是无知者无畏吧,因为不会所以不怕,不怕反而无所顾忌。我觉得性格在一个人的成长和发展中真的起决定性的作用。”

 

    在她看来,正是那股子“野劲”让自己“所向披靡”。“野”的“近义词”是胆大,胆大的“同义词”是独立。当时,单位每月发给她50元的饭票,到了周日回家的时候,就到食堂买上大肘子带回家。一周的零花钱是一元钱,除掉七毛五的公共汽车车费,两毛五分钱的零用钱她省回去交给爸妈。十四岁开始有演出了,挣多少钱就给家里交多少钱。十六七岁从团里毕业之后,父母就把她当成完全的大人了,遇到事情就跟她商量。因为这些经历,颜丙燕把冯大米这个角色塑造得入木三分。“我妹比我小五岁,我从小就知道她需要自己照顾,每天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拿着奶票走很远的路去给她拿奶,然后回家给她煮。我妈在世的时候就说,‘简直你是她妈’,现在妹妹还是很依赖我。”

 

    和父亲的相处也与《家宴》里的情节相似。有一次,王刚问她,跟你爸相处是什么样子的?她说跟咱俩戏里一样啊,时不时的喝点。把王刚老师羡慕得不行,因为,王刚的女儿对他就是敬重、敬畏,很少像颜丙燕那样“老颜、老颜”叫个不停,更甭说还能一起喝点酒了。“我就告诉王刚老师,我跟我爸处成哥们儿跟我从小独立很有关系,因为我爸没有把我当成孩子来看,是把我当成大人来尊重的。”

爱要在来得及的时候说出口

    妈妈喜欢荷花,有一次颜丙燕去南方拍戏,看到满池塘的荷花,就想这一池子荷花开得多好啊,可惜妈妈看不见。

 

    2007年,颜丙燕凭借《爱情的牙齿》获得第26届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回京后,当她把那只美丽的金鸡送给父亲,那一刻,父亲说的是,要是你妈妈能看到这个,该有多好啊……

 

    妈妈去世后,颜丙燕吃到很好吃的东西,去了很好玩的地方,都会想,要是妈妈在,一定带她一起来。“所以,我总是劝身边的朋友,无论跟妈妈是什么样的关系,趁着来得及,赶快去跟妈妈好好相处。你会发现,不管她生气、暴躁,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你。”

 

    因为小时候,妈妈对自己的“综合治理”,颜丙燕一度对妈妈抱有怨恨,“总觉得妈妈永远和外人站在一条战线上,永远都是我错。可当妈妈被医生宣布顶多活三年时,却突然慌张起来,发觉自己对这个女人还一无所知。”颜丙燕推掉了所有的片约,回到妈妈身边,她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去了解妈妈!陪在妈妈身边,跟妈妈聊初恋,聊男人,聊生活。当妈妈的一切像面纱一样层层揭开,颜丙燕对妈妈的怨恨也释然了:“妈,你太不容易了。”

 

    2005年7月18日,这个颜丙燕终身难忘的日子,妈妈靠在她的身上安静地离去。妈妈的离去让颜丙燕懂得,其实除了身体和家庭,其他什么都没那么重要。现在她每年会带父亲外出旅游,如果拍戏去风景宜人的地方,也会带上父亲。一有时间就陪父亲小酌几杯。而随着年岁的增长,父亲到了老小孩的年龄,时不时地“撒点泼”,不像以前那么好相处了,但经历过失母之痛的颜丙燕,能非常宽容地处理这些问题。有一次,因为房子装修要给父亲租套房子居住,却因堵车耽误了租房时间,被父亲在电话里狂轰滥炸地责骂。刚好那天晚上有录播采访,眼睛哭肿了只能缺席。结果被媒体指责耍大牌,瞬间批评、指责、谩骂的言论,铺天盖地地出现在互联网上。她却一直没跟父亲提过这件事。直到后来,跟父亲喝了几盅,借着酒劲儿,才趁机“数落”了父亲几句:“爸,看你这更年期闹的,我一直嫁不出去就是因为你太好了,太优秀了,实在找不出一个男人跟你一样优秀。可看看你现在这样子,动不动就发火,动不动就不讲理,真是闹腾。”父亲就心虚地低下了头。像自己小时候很依赖父亲一样,现在父亲也很依赖她。有时候父亲不听话,她就会“威胁”道:“不许喝太多的酒啊,再不听话就不带你出去玩了。”这是颜丙燕对父亲表达爱的一种方式:“爱一定要在来得及的时候说出口,世上最等不起的就是爱。”

 

家风教会我做一个不贪心的人

    颜丙燕是颜回的后裔,奶奶又姓孔,是孔子的后代,所以家风非常严苛和敦实。小时候,奶奶总给她讲颜回的故事:颜回的同学有一次丢了铜钱,大家就将怀疑的目光锁在了“穷鬼”颜回身上。为了试探颜回,孔子用布条缠了一锭金放在他家门口,上写:“天赠颜回一锭金”,不料颜回看到这锭金子,没有拿走,只把布条翻过来写到:“外财不富命穷人”,从此再也没有人怀疑颜回的人品了。“这个故事对我的启发特别大,让我身在名利圈当中,都能很清醒地告诉自己,不要贪婪。”

 

    有人说颜丙燕是最不著名的金鸡奖影后了。当了影后,本该绚丽丽地绽放大红大紫,结果却是又慢慢“抻”了很长时间,逐渐地开放。对此她心安理得,“‘抻’意味着生命周期更长,我希望八十岁了还可以演戏。我很享受这个积淀的过程,因为这个成长是实实在在的。我不喜欢瞬间的绽放,因为我只想做一个演员,而不是明星。”

 

    所以,她就不需要刻意地包装自己,她只是真真实实地出现在大家面前,努力地保持着对演员这份工作的热爱,而非把它当做一种解决欲望的手段。“大家会觉得得到的越多越好,其实不是。越是有更多的诱惑时,越要认清什么是属于我的,什么是不属于我的。只有明白到这一点,才能够有‘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胸怀。”

爱情的标准要“有电”

    颜丙燕最难忘的一件事情,是看到父亲哭。妈妈生病的时候,她原本有个快谈婚论嫁的男朋友,但因为忙着照顾妈妈,疏忽了爱情,对方提出了分手。结果有一天,她回家吃饭,正跟父亲坐在茶几旁小酌,突然间,就看到一粒大泪珠子啪的一声落在了茶几上,只听到爸爸说:“燕子,爸妈对不起你,因为我们没有过好自己的生活,拖累了你,让你到现在都没有自己的家庭……”那一刻,颜丙燕说好像听到了自己一地心碎的声音,“我爸爸在我心目当中是男人的典范,突然发现他因为你变得这么脆弱,好心疼。后来,我就决定不到要结婚的时候,决不带男朋友给他看,减少他受伤的机会。”

 

    在她小时候,爸妈常常吵架,十六七岁的时候,她还特别郑重地跟爸妈聊,说你俩离婚吧。结果后来妈妈生病了,八年里,爸爸却一直坚持每天早起照料好妈妈后再去上班,下班后又急急忙忙赶回家来照顾妈妈。在那八年里,颜丙燕读出了父母的爱情,“我妈妈生病之后,我才发现我爸其实特别爱我妈,吵架原来也是一种磨合。所以到后来,我知道爱情不是固定的模式。”

 

    “我认为婚姻和爱情是你加我一定要更好,不然就没有意义。这个好是自己内心能感受到的幸福。所以我会坚守,要对这个人有电。我对爱情会一直这么理想化下去,尤其当你了解了婚姻是什么,家庭是什么,把所有最沧桑的东西都了解了后,越发觉得年轻时候的那种冲动、那种爱情更加宝贵和美好,那我为什么要放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