翾儿:追梦汉服华韵

作者:口述/翾儿 采访/张姿 2014-06-06 来源:中国妇女

翾儿:原名高静,北京礼乐华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艺术总监,雅韵华章汉服工作室创始人兼设计师。
    淡眉细眼,温温浅笑,见到翾儿时,她刚从中国(洛阳)首届汉服文化节回来。在龙门石窟前,她主持完一场原汁原味的汉制婚礼——黄昏时分,春水轻漾的伊河上,身着黑色长袍、头戴峨冠的“新郎”乘舟而来。一番对歌后,新人来到东山礼佛台,行沃盥礼、礼佛、敬香、献灯、献花、献果,合卺、结发、互换  玉佩……
    翾儿的汉服情结中,藏着一桩复兴华夏的美梦,而她就是那个翩翩起舞的追梦人。

华夏衣冠,承载礼乐精神
    翾,是翾风回雪的翾,意思是飞翔。“我爸开玩笑说,这是你大汉的名字吧。你喜欢汉服,不过是因为你穿汉服时最好看。”因为从小喜欢神话传说,一心向 往飞天,翾儿便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而当她穿上汉服,她会很快感到一种轻柔飞翔的回归和愉悦。
    翾儿与汉服结缘,要从十年前的一天说起。那时她还是北京教育学院美术学专业大三的一名学生,在去八大处秋游的路上,偶然听朋友说起有网友穿着汉服去祭祀袁崇焕的新闻,回家后一下子成了汉网的常客。“其实,喜欢汉服并不是要穿着汉服轧马路,或者盲目复古,一切和古人一模一样,而在于能否将礼乐   精神溶于今天的日常生活。”
    在爱读《礼记》的翾儿看来,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交领右衽、系带隐扣、宽衣广袖是汉服的标志,但它背后的寓意未必人尽皆知——左阴右阳,以右为 尊,天圆地方,无规矩不成方圆,做人要中正,不偏不倚。更进一步说,华夏衣冠蕴含中国古人关于天地人伦的道理。
    翾儿说,“譬如最典型的深衣,下摆所用布帛共12幅,应一年12月之意,体现了法天思想;衣带下垂很长,一直到脚踝,代表正直;下襟与地面齐平,意味权衡。在礼服的色彩纹饰中,还有阴阳八卦、六色六象之说。当你穿上汉服时,会很自然注意到自己的言行举止。”

 

汉服设计,从线下转到线上
     有一次,翾儿穿着自己设计的汉服参加了一场古琴雅集。而著名古琴艺术家杨青,也一下子注意到现场唯一 一个穿汉服的姑娘。“老师觉得汉服和古琴非常契合,大家也纷纷打听我身上的汉服,我就给杨青老师、师兄妹们以成本价做起了汉服。我们一起提倡着汉服,弹古琴。”
    于是,2007年,在朋友们的鼓励下,翾儿开始尝试自主创业,在什刹海附近的羊房胡同开了一家汉服工作室,名叫“雅韵华章”。时值北京奥运前夕,翾儿也希望能借此让中外宾客们了解,中国传统服饰不只满清的旗袍、马褂,还有汉服。“有一次,一位外国画家路过我的小店,看到我设计的汉服,称我为完美设计师,我还十分羞愧。” 然而,当奥运旋风刮过之后,翾儿深受店铺租金的困扰。为节省成本,缓解压力,她转战淘宝网店,不仅设计古典传统款,还有与时俱进的时装改良款。
    翾儿给自己设计的每款汉服都取一个诗意的名字。“红云问香”,一款宋式褙子,流淌着“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婉约;“绿水秋白”,一套玉色襦裙,将短上襦束入齐腰裙,亭亭玉立;还有叫“南方赤火”的一件真丝曲裾,最似张曼玉在电影《英雄》中的衣袂飘飘,风流俊逸……

 

礼仪策划,动人更动心
    一次随意闲聊中,北京孔庙成贤国学馆馆长纪捷晶问翾儿——何不来孔庙发挥你的服装设计、礼仪策划特长。翾儿一听立刻眼前一亮。本来,翾儿与纪老师素不相识,几年前她曾抱着举行明式释典大礼的想法找过孔庙,虽然那次合作未成,纪老师对她的印象却十分深刻。
    2009年,来到孔庙的翾儿参与了各种成人礼、入学礼的活动策划,还得遇清华大学历史系的彭林教授。此后,翾儿去听他的华夏礼仪公开课,并把这些知识活学活用到典礼中。
    不少私人定制的成人礼,是父母送给孩子的18岁生日礼物。经常是小姑娘蹦蹦跳跳地来了,经过试装、举手投足、行动坐卧等一系列的礼仪培训后,几天就摇身变成了一个稳重端庄的大姑娘。翾儿说,成人礼中,最令人感动的往往是父母临训这个环节。“当父母郑重地为女儿插上簪子,在亲友宾客面前,娓娓讲述孩子从呱呱坠地后的种种养育心情时,常常使在场的人都不禁落下泪。”在生命的特殊时期,隆重的仪式,往往会给人的一生赋予深远意义。

 

唐风婚礼,绵延一生的雅
    2011年,受彭林老师推荐,翾儿接到了电影《王的盛宴》剧组邀请,做相关古代礼仪指导。“本以为跟剧组很简单,只要教人学步就好,其实还涉及许多细节,要与道具组合作,例如怎么吃鱼,如何斟酒,分封诸侯时究竟用什么颜色的土。有时《史记》一笔带过了,但你必须还原出一个现实场景。”
    2012年7月7日,翾儿和老公双双身着汉服举行了一场永生难忘的唐风婚礼。亲自设计婚服,头饰是她参考敦煌壁画上供养人的头饰,按一比一的比例绘出,再请老手工艺师傅制作而成,耗时近两个多月;为找一件小小的道具(聘礼木雁,象征忠贞),相隔千里辗转求助数人;而婚礼所用戒指,也非钻戒,而是选择中式珠宝;有时流程繁琐,甚至会惹双亲一时烦恼……
    “但最终,当我听到乐声鼓声,看到侍女们手持南京老手艺人做的花灯,以及亲朋好友们认真的表情,刹那间,我自己也被感动了。”
    徹馔礼成后,到场嘉宾纷纷献艺。“我的恩师杨青老师,现场抚琴,弹了一曲《梅花三弄》。”那样美妙的古琴曲,将永远回响在翾儿的耳畔。
    翾儿说,办唐风婚礼,并不是要穿越回古代,更重要的是,延续美的文化,传承礼乐精神,让衣冠上国、礼仪之邦在今天仍然耐人寻味,抚慰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