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法院,遮挡风雨

作者: 2014-06-10 来源:中国妇女

    雁塔区是西安市的文化区,近年来发展很快,人口急速增长,法院的案件数量也随之增加。陈红联庭长说,他们那里一个法官平均每年要办理200~260个婚姻家庭案件,其中很多都牵扯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有时还会有遗弃和虐待,妇女儿童权益的保护显得尤为重要。妇联非常重视这方面的案件,与法院的交流和互动也比较频繁。
    办案过程中,陈红联和同事发现,有些要离婚的夫妻和他们的家属一出现在法庭上,就能让人感受到一种“胁迫氛围”。言语、动作、神情甚至是气场,似乎都在说一句潜台词:“敢惹我就给你点儿颜色看看!”而被胁迫的一方往往是女性。这让法官们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只就事论事,按法律一判了之,离开法院后,她们的权益是不是真的能够得到保护?
    为了让双方得到地位和心理上的平等,最终获得平等的权利,法官和妇联想了很多方法,调解、训诫、罚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人身保护令。
    人身保护令是法院发出的裁定,具有与判决类似的功能。众所周知,判案子要讲证据。那么,对于发布人身保护令,什么样的证据才算确实充分呢?
    不少因家暴而提出离婚的女人,都遭遇过没有证据的窘境,许艳就是其中之一。第一次在雁塔区法院离婚时,她当庭哭诉丈夫陈俊实施家暴,说自己不敢告诉别人,甚至不敢在家里居住,鼓起好大勇气才上法庭。可被告席上的陈俊一点都不紧张,态度还很强硬,因为他知道妻子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
    法官走访了他们的街坊邻居,得知两人经常在家中吵闹打架,许艳曾经多次受伤。所以第二次开庭时,法官当场就对陈俊进行了正式的口头训诫,告诉他如果再打骂、威胁许艳,不仅会按照法律对他进行罚款或拘留,还会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考虑家暴情节,保护处于弱势又无过错的许艳。随后,法院发出了人身保护令。
    虽然由于陈俊的坚决反对,法院第一次没有判决两人离婚,但有了人身保护令,陈俊再也没有对许艳使用暴力。半年后许艳再次起诉,终于顺利拿到了离婚判决书。
    因为证据不足,即使受了伤害也无法理直气壮的大有人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法院进行了多次讨论,最后得出了一个非常重要并且会让很多人受益的结论:人身保护令的重点在于预防和保护,而不是事后的惩罚,所以只要有迹象表明存在伤害,就应该先行发出。
    不过,发一份人身保护令简单,要执行却有很大难度。起初有人提出,法院不可能给每个人配备执行法官和法警24小时监督,怎么保证保护令起作用?如果不能很好地执行,岂不是一纸空文?
    夏晴打官司时,人身保护令就曾被丈夫杨斌无视过。杨斌工作压力大,回到家经常跟夏晴吵架,说急了就会动手。忍无可忍的夏晴提出离婚,可杨斌在法庭上信誓旦旦地说今后一定跟她好好过日子,不再伤害她,会让她幸福。夏晴被这些承诺打动,改变了主意。法院也尊重了她的决定,调解两人和好,然后发出了人身保护令。可不到一个星期,夏晴就哭着跑回法院,说丈夫出尔反尔,还是动手打她。
    法官立刻把杨斌传唤到法院,对他进行了严厉的训诫,警告他如果再实施家暴,违反人身保护令,法院将会采取强制措施。杨斌没想到保护令竟有如此大的“威力”,悻悻地离开了。从那以后,法官每隔一个星期就与夏晴联系一次,跟踪了解她和丈夫的情况,持续了半年之久。杨斌渐渐收敛了自己的行为,夏晴也没有再提出离婚,夫妻俩恢复了平静的生活。
    陈红联说,这种执行人身保护令的方式叫“跟踪问效”,效果很不错。而且,法院发出人身保护令时,其实不需要太顾忌所谓的“执行难”。人身保护令本身就有法律的权威,对大部分人都会产生心理上的威慑,有利于案件的顺利解决。
    为了更好地发布和执行人身保护令,陕西省妇联和省法学会还专门组织了研讨会,由妇联和有关部门一起,配合执法,进行情绪疏导、心理干预和心理辅导。从2010年6月至2013年12月,雁塔区法院总共发出了25份人身保护令,每一份都得到了切实的执行,为需要保护的人们驱散阴霾,遮挡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