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妇联,春暖花开

作者: 2014-06-10 来源:中国妇女

    提起陕西省妇联的妇女儿童维权服务中心,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杨爱民。可以说,她是和维权中心一起走到今天的。
   采访杨爱民之前,得知她正在接待求助妇女,记者干脆直奔维权中心。进去一看,只见一位妇女正拿着材料,对杨爱民说:“我已经没问题了,这次我把 朋友带来了,她有些问题,不知道咱们能不能帮她?”
    杨爱民说:“没问题啊。你让她直接和今天的值班律师说。”她把工作交待完后,和记者打了声招呼,然后爽朗地说:“走,咱们去会议室聊去!”说着就步履矫健地走在了记者的前头,背影都透着一股儿劲。
    2003年,原来主管信访接待的妇联干部退休后,当时的省妇联主席让杨爱民接手这份工作,并且不容她推辞:“你最适合这个工作,一定能干好。”结果杨爱民上任之后没几天,就遇到了大问题。
    当时西安进行城区建设,征地补偿的过程中,涉及到大量妇女土地权益问题。十里八乡的求助妇女陆续来到妇联,有几天,因为来求助的妇女太多,办公室已经容纳不下,只能把办公桌摆在院子里进行接待。
    信访部门一没钱二没权,如何处理这么多妇女的诉求?杨爱民没有别的办法,就是一个字——劝。
    “要相信党和政府”、“要相信妇联一定会为你做主”、“你的权益会得到保障”这样的话,她一天不知道要说多少遍。在她的安抚说服下,一个个满怀委屈的妇女暂时安下心来,表示回家后等消息。
    白天接待完求助妇女,脑袋都快要爆炸的杨爱民还要尽快汇总当天的情况,上报给妇联和相关部门。那些日子,她是在焦虑和忐忑中度过的。明天还会见到多少求助妇女?她向那些妇女做出的承诺能实现吗?
    让杨爱民欣慰的是,反映给政府的情况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回应。
    政府发出了明确通知,保障妇女土地权益不受侵害,并派出工作组挨家挨户去落实。杨爱民渡过了上任之后的第一个难关。
    熟悉妇联维权工作的人都知道,这个工作每天接触的都是求助妇女,听到的都是哭诉和委屈,很难保持一份好心情。然而,在谈起处理过的一个个经典案例时,杨爱民的脸上丝毫没有犯难或者愁苦的表情,反而常常带着喜悦和自豪。
    这让记者忍不住询问:“你每天接触的都是来诉苦的求助妇女,怎么还能有这么好的状态?”杨爱民说:“做这个工作,要有一个强大的内心。”
    杨爱民坦言自己也是普通人,也有情绪,也会受影响,但她的职责是帮助妇女,时刻提醒着她要打起精神来。
    “只有你先强大起来,才能让那些妇女觉得你是能依靠的。”杨爱民不忘补充说:“因为你代表的是妇联,你是她们的娘家人。”
    让杨爱民内心如此强大的源泉,是“为党做事,背后有妇联”,这句听起来有些务虚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格外实在,充满说服力。
    杨爱民是从部队转业到妇联的,在法律知识方面有所欠缺,她边工作边学习,积累和总结的案例已经成为维权服务中心的“教材”。
    让杨爱民高兴的是,这几年妇联来了很多受过专业教育的年轻人,比如维权服务中心的靳倩倩就是法学硕士,她们的加入让这里更有力量和活力。
    维权服务中心不断发展,杨爱民工作的劲头也越来越足。那么,是什么力量吸引她、支撑着她呢?杨爱民没有明确回答,而是和记者分享了一个刚刚办理完的案例。
    今年4月的一天,一个电话打进了维权中心,对方的声音微弱而急切。求助妇女叫赵兰,住在西安远郊的一个村子。她在怀孕期间患上了鼻腔动脉瘤,随着孕期的增加,压迫鼻腔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打电话的时候,赵兰正在不断宫缩,鼻子出血不止,可附近的医院不具备在接生的同时处理鼻腔动脉瘤的条件,都不敢收治她。
    面对紧急的情况,杨爱民安慰赵兰不要着急,让她冷静下来,缓解宫缩,表示很快就会找人去帮她。
    随后,维权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多方查找,联系上了陕西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相关负责人,为了拯救母子安危,两个部门联合协作,向具备条件的各大医院拨打电话:赵兰的情况随着声波不断扩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下午五点半钟,维权中心终于等来了卫计委的好消息:“妇联同志,你们放心吧,赵兰已经顺利入住陕西省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医生护士都在守护着。”
    双方在电话两头都由衷地为赵兰高兴,除了互相表示感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讲述这件事的时候,杨爱民发自内心的喜悦甚至感染了记者。
    这样的时刻以及比这更动情的时刻,杨爱民经历过太多太多,那份帮助他人的成就感和喜悦感填满了她的内心,让她感受到维权工作的价值和荣耀,人生因此变得充盈饱满。
    在杨爱民身上,记者感受到妇联维权干部的信念和热忱,对工作的执著和负责。
    杨爱民感染和带动了每一个加入维权中心的年轻人,这些有专业背景也有想法的年轻人,将继承妇联的这种精神,让维权工作更加有声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