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工会的温暖与力量

作者:闫实 2014-06-10 来源:中国妇女

 

    2007年3月,浙江省宁波市总工会的女工部开展了“女律师关爱女职工维权活动”。从那时起,宁波市总工会对女职工的法律援助内容不断地扩大,不仅局限于职场纠纷,当女职工面临家暴、离婚等生活难题时,也可以向工会求助。
    作为维权活动的志愿者,浙江素豪律师事务所的王露莺律师,连续七年参加了关爱女职工维权活动。她说:“借助工会的维权平台,帮助更多姐妹化解纠纷,我很欣慰。”

遭遇前夫算计,工会成为娘家人
    在王露莺帮助的众多女职工中,刘娜让她印象深刻。刘娜是宁波市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女职工,因为工作认真积极,她曾多次被宁波市总工会评选为劳模。
    在工作中,刘娜取得了很多荣誉,但她的家庭生活并不如意。
    刘娜的丈夫张涛在浙江省舟山市经营一家工厂,因为聚少离多,刘娜和丈夫的感情越来越淡。2007年初,两人的婚姻走到尽头。离婚时,刘娜和丈夫约定,位于宁波市的房子归她所有,正在读高中的儿子也归她抚养,张涛每月支付儿子的生活费。
    刘娜没想到,在2008年6月的一天,她竟然收到了宁波市中级法院的传票。询问后得知,张涛经营的工厂陆续欠债400万元,因为无力偿还,张涛和她被共同告到法院。对方告诉法官说,张涛2005年开始经营工厂,2007年才和刘娜离婚,所以400万元的欠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该让刘娜一起偿还。
    刘娜被告到法院,心里很委屈。多年来,张涛在外创业,几乎没往家里拿钱。离婚后,张涛也从未支付过抚养费。刘娜一直依靠自己的收入,维持她和儿子的生活。
    原本刘娜也想催促前夫支付抚养费,可一想到儿子还有一年就高考了,为了不影响儿子复习功课,她把不满都忍下了。可刘娜没想到,如今张涛竟然先将她告到了法院。
    那段时间,刘娜整日面带愁容。企业的工会主席发现刘娜的情绪不对,便找她谈话。在工会主席的询问下,刘娜讲出了自己的难处。
    应对这场官司该做怎样的准备?如果官司输了,就要背上一笔不小的债务,自己和儿子又该怎样生活?
    在工会主席的推荐下,刘娜找到了宁波市总工会女工部。女工部的工作人员认为,刘娜的债务纠纷比较复杂,就请来了王露莺律师为她提供法律援助。
    第一次见到王律师时,刘娜显得很无助。
    了解完刘娜的情况,王律师解释说,离婚之后,张涛经营工厂所欠的债务与刘娜无关。但在离婚前,工厂的盈利应该是夫妻共同财产,而工厂的欠债也要算夫妻共同债务。当然,如果刘娜能证明,她对工厂债务不知情,工厂的盈利也没有用于家庭生活,她就不用为这笔债务负责。
    为了帮助刘娜,王律师多次到舟山市搜集证据。她找到多位工厂员工做证,这些员工都表示,从未见到刘娜来过厂里。而与张涛有生意来往的厂商负责人也都表明,刘娜从未参与过工厂的经营。
    王律师还准备了刘娜的财产清单和银行卡的流水记录。这些证据表明,张涛从未将工厂盈利交给刘娜,也没将盈利用于家庭生活。
    刘娜和张涛的几位亲友都证明,早在2005年,刘娜和张涛就经常闹矛盾,后来两人还分居了,分居两年后两人办理的离婚手续。
    因为证据准备充分,法院很快就审结了这个案子,法院认为这笔400万元的债务与刘娜无关,因此驳回了张涛的请求。
    接到宁波市中级法院的判决,刘娜的心里充满感激。她很快放下了这段不愉快的经历,陪伴儿子准备高考。一年后,刘娜的儿子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刘娜特意给工会和王露莺律师打来电话。刘娜说:“如果不是及时求助工会,那场债务纠纷不知会持续多久。万一影响了儿子的学业,即使赢了官司,我也不会快乐。”

白领被辞退,工会维权有力量
    2007年“十一”期间,上海一家大型百货公司在宁波设立了分店,姚叶则是宁波分店奢侈品部的销售员。连续四年的时间,她的销售业绩在店内都是排名第一,然而对于姚叶的销售业绩,分店的经理并不满意。经理常常强调,姚叶还有潜力可挖掘,持续不断地给姚叶增加任务。
    尽管姚叶不断改进营销的方法,但从2011年开始,她的销售业绩一点点地下滑。由于工作压力越来越大,她开始失眠、烦躁。2012年初的一天,姚叶起床 后头晕呕吐,她给分店经理打电话,想请假休息一天,没想到分店经理却拒绝了她的要求。之后经理不再接她的电话。
    经理的态度,让姚叶感到失望。但考虑到自己还需要这份工作,便给经理发了条短信。短信里写明,她去医院看病,第二天会将病假条交给单位。经理则回复短信说,如果当天姚叶不来上班就按旷工处理。看完这条短信,姚叶很气愤,她赌气回复短信:“那我不干了。”
    然而,让姚叶没想到的是,当天医生确诊她患了精神类疾病——抑郁症。医生建议她住院治疗。
    第二天,姚叶的丈夫去分店,替妻子请了病假。可半个月后,姚叶竟收到了分店的劳动解除通知书。
    工作了四年多,因为请病假竟被辞退?姚叶想找分店经理理论,但经理却避而不见。随后,姚叶又接到上海这家百货公司人事部的通知,她的社保也被停缴了。
    患病不久竟丢了工作,姚叶不但没有工资收入,连医保卡也不能使用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姚叶通过宁波市总工会找到王露莺律师。
    姚叶告诉王律师,她的劳动合同还没有到期,想继续在分店里上班。随后,王律师多次找到分店经理协商,可经理拿出了姚叶之前的短信,表明是姚叶自己主动提出辞职的,双方目前没有商谈的余地。
    无奈之下,王律师只好替姚叶申请劳动仲裁。
    在申请仲裁前,王律师请教了多位治疗精神类疾病的专家,了解到姚叶的病情具有长期潜伏性的特点。在王律师的建议下,姚叶向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了精神状况司法鉴定。鉴定结果表明,姚叶的精神状态受损,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正因为有了这份鉴定结论,仲裁委员会认为,姚叶给经理回复短信:“那我不干了”,并不是她的真实意愿,所以百货公司不能因为这条短信,和员工解除劳动合同。百货公司应该恢复姚叶的工作,补缴她的社会保险及其休病假期间的工资。
    对于这份仲裁结果,百货公司并不认同,并上诉到上海黄浦区法院。接到法院的传票后,王律师劝说姚叶:“百货公司和你解除劳动合同是不合法的,不过如今百货公司态度坚决,即使法院判你赢了,以后你在百货公司里工作会开心吗?你的心情好了,病才能好得快。”在王律师的劝说下,姚叶终于想通了。随后,王律师又找到法官,希望能尽量调解。
    在王律师和法官的努力下,百货公司的态度有所缓和。最终,姚叶和百货公司达成调解协议,双方解除劳动合同,百货公司在支付经济补偿金之外,承担姚叶所有治疗费的70%。
    2013年底,姚叶的抑郁症得到缓解,调整好心态后,她找到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重回职场后,她订做了一面锦旗送给王露莺律师,锦旗上写着:“爱心律师,公正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