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俐:真爱从未走远

作者:文/陈婕 素军 2014-07-01 来源:中国妇女

    见到巩俐已接近22点钟,从另一个会场匆匆赶来的她,脸上并没有倦容。一件简洁的蓝色上衣,一条休闲的白色牛仔裤,干练而优雅。

    巩俐在电影之外的形象,总是微微抬着下巴,目光带着一点慵懒,神思在这个世界上漂泊。一旦进入角色,立刻神思落地,可以是泼悍执拗的村妇,百折不回,也可以是风情万种的艺伎,苍凉而骄傲。

    有人诟病她过去的表演总是“用力过猛”,激情张扬,大开大合。终于,在《归来》中,她收敛了锋芒,含而不露。海报上的那张脸,嘴唇紧闭,眼神凄苦,千言万语不必说出,都在那一抬头的目光里。       

 

最难演的冯婉瑜

    “你确定让我演吗?你觉得我是最好的人选吗?” 当初回应张艺谋发出的拍摄邀请,巩俐并没有信心。之前无论演过多少角色,总还是正常人。要演一个失忆症病人,没有体验怎么行?那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演不好的话,可能就演一个四不像。一个失忆的人,你不可以把她演成一个神经病,也不可以把她演成一个特别夸张的人,因为她这个病太特殊。” 

    她去了北京一家养老院。里面有一座两层楼病房住的全是患初期失忆症的老人。她观察他们,和他们说话,几乎每天都去,和他们一起待了一个多月。她甚至去上海的一家老人院看望了老导演黄蜀芹。这位当年拍出《青春万岁》、《围城》这些精彩之作的女导演,此刻斯文安静,笑容美丽而温暖,然而,说起旧事,问起电影,她的回答全是错的。记忆走失,沧桑尽褪,留下的是一颗单纯而稚拙的孩童的心。巩俐在他们身上寻找冯婉瑜。

    坐在片场里的她,安静异常,她甚至会提前八小时来到现场,长久地坐在那里,让自己一点点抛弃巩俐,变成冯婉瑜。

    “我想象我扮演的那个人存在于这世间,她一定会来看电影。她会说,那是我,是我的故事,请你把它讲给大家听吧。”这样的请求,让巩俐如负重托,不敢怠慢。

    第一场戏开拍。陆焉识归来了。冯婉瑜已患心因性失忆症,周围的人她都记得,唯独忘了最爱的丈夫。丈夫多想唤回妻子的记忆,弹起了两人都熟悉和喜爱的《渔光曲》。温暖的夕阳的光柔和地洒进屋内,单旋律的乐曲缓缓流淌。那一刻,时光仿佛回到从前,一如往昔的温情与浪漫。楼道中的冯婉瑜凝神倾听,依琴声辨出那是自己心心相念的丈夫,一时间,步履迟缓,泪珠轻落。两人慢慢靠近,是泪眼婆娑的相视和轻伏肩头的抽泣……“我背对着陈道明,不知道他的表情,他也看不到我的表情。然后,他回头,看到我的样子就受不了了,我看到他回头的样子也受不了了,真的好像是已经相认的感觉。那场戏让我印象特别特别深刻。”

    影片结尾,老去的冯婉瑜仍然要去车站接陆焉识。那是她活下去的信念。没有台词,只有静静的等待。将生活中最惨烈的东西过滤掉,并非是麻木或遗忘,而是鼓励人们要好好活下去!温柔、内敛、坚韧,冯婉瑜的性格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潮涌动。巩俐说,这是她从影以来最难塑造的一个人物。但她成功了。

 

希望演到90岁

    一个女人,无论成功还是平凡,都无法省略爱情、婚姻、家庭这些人生必需的内容。大部分时候,巩俐过的都是拎包奔走的日子。五年前,那个叫黄和祥的男人放弃了这位“永远不在家的太太”,五年后,恰是这样“浪人”一样的生活让巩俐对家庭有一种强烈的渴望。

    香港媒体说,巩俐承认已有一位感情稳定、拍拖多年的圈外男友。并说自己会再结婚,“虽然不能说定什么时候,但女人都渴望有个伴儿,有个呵护自己的人,才不后悔这一生。”

    冯婉瑜失忆了,无法与眼前的爱人陆焉识相认,但她没有一刻忘记过心里的那份深情,记忆在走远,真爱却从未走远;巩俐完美地诠释了冯婉瑜的爱情,也在内心褒有着自己的真爱。婚姻可以失去,但真爱从未走远。

    巩俐对爱情的执著,一如冯婉瑜。她从没有被失败的婚姻吓住,依然相信爱情,相信缘分。“冯婉瑜可以苦苦等待陆焉识这么多年,而陆焉识也一直守候着冯婉瑜,不管她认不认识自己,这种情感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我觉得冯婉瑜非常幸福,有一个这样的男人陪一辈子。” 

    但巩俐又是清醒的,她知道,婚姻不是女人的保险箱,仅凭一纸契约便想白头偕老,那是童话。“爱是理解和信任,失去了这一点,维持家庭和婚姻的基础便不复存在。虽说现代社会还不能达到男女完全平等,但女人的安全感也不能完全依赖于男人。”

    曾经,巩俐被美国、日本、英国等多家媒体冠以“全球最性感的女人之一”、“全球最美丽的女人之一”,巩俐却淡然一笑:“美丽不是女人的一切。比美貌更重要的是女人的独立与自信。只有这样,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和幸福。”

    巩俐的自信来自工作,来自对一个个角色的塑造,而且年龄越大,历练越多,越能找到角色的感觉,工作的状态也越好。“岁月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无论怎样,时间都在不疾不徐地前行。我相信,演员职业是一棵长青树,只要你足够优秀足够丰富,可以一直演到90岁。”《归来》中的冯婉瑜素颜、失忆、老迈……这些词都不能和通俗意义上的“美丽”画等号。但巩俐期望的“美”,正是超越这种简单层面上的“美”,是一个女人发自内心,并且能感染到他人的善念和力量。

    当巩俐在评价张艺谋是一个为电影而生的人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在描述自己。所有的沉静都在积蓄能量,所有的经历都会变成高度,这一切让今天的巩俐更理解人性,更理解女人,也更理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