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是我家的“心灵会所”

作者:毛毛 2014-07-09 来源:中国妇女

回家吃饭,才能身心安顿

    先生是做工程的,一年有一大半时间在外面驻场,短暂回到家里的时间,从不到餐厅吃饭,因为吃够了外面的饭。只要他在,我就每天在家做晚餐。
    装修房子,别人家最大的开支是真皮沙发、实木衣柜,我们家则把最大的款项用在餐桌和餐边柜上,连全屋最贵的一个灯都吊在餐桌上。因为,餐区就是我们家三个人的一亩三分田,我们尽力耕耘,也慢慢享受。
    餐桌上,我们品尝的不仅是时鲜,还有一份乡愁,虽然我们住在北京,但几乎每顿晚饭都有来自先生老家四川的腊肉、折耳根,和我老家甘肃的木耳、香菇,再用结婚那年买的锅慢慢炖一锅鸡汤……
    刚结婚时,我对于四川人爱吃的折耳根真是无法理解,但跟着先生,慢慢地也爱上了这特殊的味道。北京卖折耳根的很少,撞到有卖的我就一次多买点,择干净整整齐齐摆在保鲜盒放进冰箱,每天取出一点凉拌着吃。而我父母千里迢迢背来的木耳,我会每餐都泡一点炒进菜里,先生上次体检查出高血脂,我每天坚持给他吃木耳和凉拌白萝卜,这次体检居然合格了。
    我们家的晚饭常常从六点吃到八点,其实饭半小时就吃完了,但还赖在桌前,喝点小酒,看看电视,吃点水果,说说话,聊聊天,然后全家一起出去散步消食。遛够了回家,餐厅的灯还亮着,互相打趣着说:“不许吃宵夜啊,不然就白散步了。”
    外面的饭再香,都抓不住我们的胃,再累、再饿,也要回家吃饭。记得装修房子的时候,我们一家经常转家具市场到很晚,又累又饿,按理说应该在附近凑合吃点,但是不知为什么,虽然没有商量,但我们好像都憋着一股劲儿非要回家,开好长时间车到家,我们忙不迭地在厨房忙活开了,一会儿工夫,几个菜做出来,往餐桌前一坐,整个人完全松懈下来,好像这才心里踏实。对于我们来说,餐厅吃饭,可能是品尝特别的美食,但只有在家吃饭,心和胃才能真正的熨帖。
    晚餐时间也是我们一天中交流最多的时候,女儿说幼儿园的事情,先生说朋友圈的趣闻,而我关于一些家庭事务也会提出来征询他俩的意见,每当这时候,我都觉得,别看我们只是三口之家,却也像个大家庭一样其乐融融,很有气氛。 
    对于家人和好友,我们也开放餐桌,外地的亲友来北京,我们总会开一桌家宴。我成家后父母第一次来看我,当时条件简陋,我也给父母准备了一桌饭。饭桌上,妈妈说:“看到你们生活的好,我就放心了。”我想说,我这一切都是从妈妈那里学习的,我相信我这样精心地经营家,女儿也一定都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