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出幸福的滋味

作者:草莓图腾 2014-07-09 来源:中国妇女

我喜欢喝汤,也喜欢煮汤

    结婚之后,我正式成为家庭主妇。
    我在想,夫妻要合得来,真的没有太复杂的秘诀,饮食男女而已。床头吵闹床尾可以和平,吃饭桌上不至于壁垒分明,大概就不会不幸到哪里去。
    一个家的灵魂,在厨房。
    我丈夫是法国人,我跟老法最常坐下来的地方,是在厨房。外面的客厅大得可以玩滑板车,可我俩还是挤在厨房那张小桌子上,抽烟喝酒聊天,一起被烤箱的热气蒸得毛孔放大,觉得很是安逸闲适。
    但从怀孕以后,做饭却成了辛苦差事。因为害喜害得非常厉害,所以我对食物的气味极端敏感。于是我半自动地被解除了厨房的劳役,不能做也不怎么能吃。熬过害喜最严重的月份,就开始想吃饭,想吃肥滋滋油润润、酱汁颜色浓厚的肉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东坡肉。
    在厨房兴兴头头地忙了一下午,晚餐做出一盆看起来很像样的东坡肉,烫了鲜绿的西兰花围边,一圈青翠之中,烧好的东坡肉搁在中间,皮色晶莹,红艳娇嫩,放在盘子里面端出来,还会随着步伐像果冻一样微微颤动咧。配上雪白圆胖的白米饭,亮丽的红白绿三色,正像同样会吃的意大利人的国旗颜色。
    老法吃了一口以后,忽然像日剧《将太的寿司》里面的裁判一样陷入全身僵直状态,害我担心了一下,以为他一口咬到舌头还是八角了,关心曰:“如何?我第一次试做,不好吃我下次改进……”
    结果他回神过来,像少女漫画里一样,双眼带着泪的星星,很感动地说:“老婆,我真的很想念你煮的饭!”
    那天晚上老法很给老婆面子,完全忘记他减肥的决心,大口干掉第一盘菜肉饭之后,马上又来了第二盘、第三盘……吃得唔唔连声,很陶醉的样子。
    老法像猪八戒一样捧着个大肚子,瘫在椅子里,幸福得几乎叹气,说时迟那时快,忽然大大地打了个饱嗝。
   “对不起,”老法尴尬,外国人认为打嗝是件很没礼貌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如此失礼。”
   “没关系,那是对做饭的人很高的赞美。”我微笑。
    我第一次发觉,有一个你愿意为他做饭的对象很幸福。看他吃得开心满足,比自己吃还要快乐。
    那个饱嗝就是我的奖牌啊。
   文化不分中西,不管早午晚餐,真正的意义在于每个人的肚子和心情都是暖洋洋的。与亲爱的家人共度欢乐时光,美馔佳肴也因为有喜欢的人一起享用才变得更加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