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放任孩子自我成长

作者:周婕 2014-07-11 来源:中国妇女

老妈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妈说我不胖不丑

    李燕芳说起儿子刘湃,言语间满溢着欣赏。就连那段“过往”,儿子因为成绩差,学校不让参加高考,每天放学后就往电脑前一坐开始游戏厮杀,在别人看来“不堪回首”,她回忆起来却轻描淡写:“孩子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孩子出的任何状况都正常,因为他是孩子。作为父母,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孩子成长并正确引导,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孩子经历成长,而这个过程是父母给孩子最大的一笔财富。”

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李燕芳上大学的时候,曾听到一个故事,大意是,玛丽对丈夫约翰说,听说隔壁的女人怀孕了,约翰说那是她的事,玛丽说这孩子是你的,约翰说那是我的事,玛丽问约翰那我怎么办啊?约翰说那是你的事……这本是个幽默笑话,却对李燕芳的触动特别大,她从中领悟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的观点。
    每当儿子刘湃对她说:“妈妈我不想这样,我不想那样”时,李燕芳都会告诉儿子:“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去解决。”
    结果,孩子很快进入失控状态,疯狂迷恋上打游戏,成绩一落千丈,体重也一路飚升,到高三时,体重已经增长到290斤。“儿子11岁到18岁那个阶段,我爱人特别抓狂,觉得孩子没救了。但我却不这么认为,其他孩子有叛逆期,但我们家孩子有放任期,而放任期过后,我相信的是他的自觉自醒自救。因为自己跌过后,那种痛才最刻骨铭心,自己一旦想改变,那种力量才是最无穷的。”
    高二时,刘湃痴迷网游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因为嫌家里的电脑网速慢,非要到网吧去玩,而网吧规定18岁以下孩子不让进。李燕芳就跟网吧的人商量,自己带孩子去网吧玩几天,每天接上放学后的孩子就直奔网吧。结果学校校长、班主任大会小会点名批评她,成了大家眼中最不着调的妈妈。爱人也冲着她喊:“这孩子毁到你手里了,这辈子算完了。”甚至气得离家出走。
    因为不停地玩游戏,刘湃玩到了最高级,终于有一天他说自己玩厌了,说再也不想玩了。也终于有一天,他说要减肥了。李燕芳欣喜若狂,“其实,我一直在等,就是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前些年,爱人逼着孩子减肥,什么招都想了,给他做素菜,让他节食减肥,不让他吃肉,但收效甚微。“当时我就说着什么急啊,等到他想减了,自然就减了。”果然,醒悟后的刘湃像上了发条,根本不用你督促,自己制定了非常科学详细的减肥计划,每天按计划坚持跑步和游泳,在饮食方面也开始严格控制进食,五年间不吃晚饭。有时饿得坚持不下去了,他就拼命干别的事情来分散想吃东西的欲望。
    “从290斤减到139斤,减肥成功对他的触动特别大,因为减肥需要耐力、耐心,他天天坚持。之后做其他任何事情,就懂得了坚持的重要性。”
    “很多父母总是担心孩子,其实,孩子需要通过承担自己行为带来的后果来学习‘负责’。刘湃胖到290斤时,我告诉他,你如果任由自己的体重继续发展,你就需要为身体肥胖带来的所有问题负责。后来,他减肥历经艰险,放任给自己埋下了苦果,所以现在的他就变得特别自律、严格。儿子说:‘我吃过一次亏,决不会在同一个问题上吃第二次亏。’”

永远给他信心和底气
     李燕芳有一个“山顶理论”:“世界是一座山,孩子站在山底,他看到的世界是山底的世界,而我们站在山顶,看到的是山顶的世界。站的角度不同,看到的结果自然不同。所以我们不能要求孩子按照成人的是非观去认知世界,而是要鼓励孩子拼命往山顶爬,等他爬到山顶,自然就知道了站在山顶上看到的世界是怎样的。”
    儿子两岁的时候,有一天,李燕芳在厨房做饭,一眨眼工夫孩子就找不到了,所有的房间都找了,家里哪里都没有,李燕芳当时都急疯了。后来发现他坐在大衣柜里面。当时李燕芳很奇怪,也钻进去了,在里面坐了十分钟,她发现,那是一种完全把自己放空了的感觉,非常的奇妙。“我就想,孩子为什么会喜欢,是因为感觉非常好,这个事情让我真正地走进了孩子的世界。后来,孩子做什么我都觉得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不去过分干涉,哪怕不对,也一定要让他自己去察觉到这种不对,而不是我去告诉他不对。”
    所以李燕芳在任何时候说得最多的话总是:“孩子,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你在妈妈心里永远都是最棒的。”高二时,刘湃痴迷网游,打游戏卖点卡,每个月能挣1500元。李燕芳非但不生气,还表扬他:“不错,将来你能养好自己了。”因为疯玩游戏,高二摸底考试时,刘湃考了全校最后一名,李燕芳还是没有批评孩子,反而说:“你这才叫永不退转,达到考试的最高境界了,没有人能超越你了。”
    在很多人看来,李燕芳这是一种完全的放纵和溺爱,但她不这么看,“那个时候,全世界都说他错,而我这个当妈妈的,必须给他底气和自信。”所以,这样一个不着调的妈妈却被儿子喜欢着。
    刘湃说:“我和妈妈彼此信任,彼此理解,在最困难的时候,妈妈都说我是棒的,所以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因为太胖,那时候只要外出,所有的人都看我,但我却每天照样乐呵呵的,因为妈妈从来没有因为胖说过我难看,所以,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当时有多难看。这种自信以至于当我跌到人生的最低谷时,还有力量再站起来。”
    很多人说李燕芳的“放任”教育方式是一种冒险,但李燕芳认为,虽然刘湃走过了很多弯路,但是最可贵的是在妈妈的“无为”中,儿子反倒学会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学会了承担自己所做过的事情的后果,而李燕芳的看似“无为”中“有为”的却是,在任何时候,她都相信孩子,不放弃孩子,“一定要给孩子信心和底气。”

放手让孩子体验人生
    李燕芳尽管对孩子是“放任教育”,但她说自己有一条底线,不管如何,“我首先教育孩子一定要做一个正直的,快乐的,有道德准则的人。
    刘湃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李燕芳带他走在路上,被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撞倒了,小伙子毛毛愣愣的吓坏了,说:“阿姨对不起”,李燕芳没有急,反而跟他说:“你快点上班去吧,别迟到了,慢点骑,注意安全……” 小刘湃不解,李燕芳就告诉儿子:“他因为着急上班,不小心撞上我,妈妈也没什么大伤,得饶人处且饶人。”通过这件事,刘湃学会了体谅和理解别人。“妈妈告诉我,凡事要多从别人的角度着想,只有真正做到无我,人才能是快乐的。”
    刘湃上小学时,为了让孩子开阔视野,李燕芳带着他将国内的很多名山大川、历史古迹都转遍了。她发现,每到一个地方,儿子对那里的历史、文化、人文非常感兴趣,渐渐的,虽说孩子不爱读课本,但知识面却一点都不比别的孩子差。
    “我一直觉得情商比智商更重要,即便考不上大学,只要情商很高还会有很多出路。在孩子六七岁的时候,我就告诉他这一点。因为我十八九岁时就失去了母亲,所以我就一直告诉孩子,如果哪天妈妈没有了,你也不用害怕,我从小没有妈妈我也好好长大了。”
    刘湃的留学生涯跌宕起伏,到美国辗转更换了几所大学,这期间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处理。最惊险的一件事是,在加州州立大学时,因为晚交了几天学费,差点失去学生身份。电话里李燕芳问儿子:“你怎么打算?”儿子说:“妈妈,这是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然后,刘湃很冷静地与校方沟通之后,得到的答复是:只能回国重新申请大学。这时,刘湃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另一种解决方式——通过转学申请恢复学生身份。
    “孩子一个人独立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我特别欣慰。所以我想,家长在给孩子爱和自由的同时,不是替孩子去做,让他丧失成长的空间,而是要让孩子自己去完完全全地体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