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从悦纳自己开始

作者:心田 2014-07-24 来源:中国妇女

心  田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擅长在精神分析、意象对话、自我成长等方面咨询治疗,

汶川地震期间在灾区现场提供心理援助。

    小沈是经朋友介绍走进我的咨询室的。朋友说小沈是个“作女”,她总是不断地折腾自己,不是折腾发型,就是折腾减肥,起因往往都是旁人的一句话。
    比如某晚饭桌上,有人随意说了小沈一句“现在流行梨花烫,你这个妹妹头不好看”,她就慌了。晚上10点多,打车到美发院把头发卷成了大梨花。如果今晚不这么折腾,小沈会连觉都睡不好,心里较劲一晚上。美发完,小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光细细扫过每一个卷的曲线,心里感到顺畅了很多。
    在别人眼中,小沈的生活算是“丰富多彩”,美容、健身、忙这忙那。但这令人眼花缭乱的折腾背后,是小沈的情绪总在瞬间起起落落,不是被人夸赞开心得像皮球一样弹上去,就是被人差评了又像泄气的皮球一样瘪下来。每次折腾带来的满足感持续不了多会儿,就会被更多的沮丧焦灼冲淡、淹没。
 
活在别人的眼睛里
    在咨询室里,我第一眼看见的小沈,目光黯然但硬努着,有一股子劲却显得茫然。这是个活在别人的眼光中,在别人的评价中找存在感的女孩。
    我们先通过做一个房子的意象,来呈现小沈的自我状态。随着放松和浅度的催眠,小沈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慢慢说出了她所看见的房子:
    一个屋子,用稻草搭成,屋子里没有人,光线灰暗。突然吹来一阵风,稻草纷纷随风飘走,屋子也不复存在。小沈突然就睁开了眼睛,一副慌张的样子。
    这就是小沈内心里的自我“意象”,是一个图像化的自我意识状态。稻草代表了小沈“自我”的立身之本,现实中就是小沈周围环境中各种各样的评价,只有这些评价才能证明小沈的存在;屋子里没有人,意味着小沈看不见自己;稻草不稳固,容易被风吹走,意味着小沈感觉到的评价是不稳定的、易变的,造成了小沈的茫然、躁动和无力。当小沈不知道周围如何评价自己的时候,就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感到恐慌, 于是会不断地寻找被评价。

没有随身体一起长成的自我
    小沈听了自我意象的解释,和我诉说了她的童年经历。
    小沈刚出生几个月,父母因为工作忙,把她送到姑姑家里寄养。虽然姑姑待她如亲人,但姑姑家里也有两个孩子,姑姑没有时间照顾到小沈的情感需要。姑姑家的孩子以及周围人们的言语、行为中,也让她感到了不安全。一周岁至两周岁正是婴儿自我意识发展的开始,需要安全的亲子依恋关系,对孩子的需要做出敏感反应,让孩子感到周围环境的规律性和环境变化的可预测性,以此建立起安全感。而小沈婴儿期就缺失了自我意识建立的基础——安全感。
    三岁时,小沈回到父母身边。但由于父母忙于工作,经常很晚回来,小沈白天上幼儿园,晚上和奶奶一起,等待着父母回家。可是父母回来后,小沈已经快睡了,与父母的交流仅限于简单的问候。小沈不确定父母到底有多爱她,也很少得到父母的评价和引导。
    童年期和青春期,小沈感到自己一直在追求别人的认可,却难以在别人的认可中得到满足。直到现在,小沈也没有形成统一的自我认知,只有依靠一次次的外在评价左右自我评价和行为。也只有得到了评价,小沈才能感到短暂的踏实。这种心里和行动的折腾以及折腾后的劳累,让小沈感到自己是活着,是有意义的。
    其实,我们的成长过程一直都伴随着自我意识的发展,这就好比建筑,没有稳固的地基,就很难建造坚固的高楼。没有清晰稳定的自我认知和统一的自我评价,只有靠外在的评价,难以建立成熟的自我。

寻找到自我价值立足点
    经过咨询,小沈不仅看到了自我意识的状态,也理解了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
    小沈抬起头,皱着眉,喏喏地问我:难道只有这样的不断折腾才是生活的意义吗?其他人不这样,不也活得不错,反而轻松?我的生命真的是来折腾而不是享受的吗?我是谁?听到小沈的这几句问话,我感到好似一股清风吹进了她的心。小沈开始反观自我意识和自我评价了。
    首先,我们要帮她找回那个在她的成长过程中丢失的自我。
    我让小沈先写出“我是谁”,可以写不同角度的自己,并让她一周后再来。
    一周后,小沈拿来密密麻麻的三张纸,“我是小沈”、“我是女儿”、“我是朋友”、“我是丑女”、“我是职员”、“我是悲观的”、“我是善良的”……
    我们选择出三个角度,女儿、职员、丑女,在三张纸上分别写出自己对这个自己的评价(现实我),同时写出自己希望这个自己是什么样的(理想我),再写出在父母眼中、同事眼中、朋友眼中的这个自己是什么样的(他人眼中的我)。
    我们用了三次见面的时间一起讨论,发现有爱心、优雅得体、孝顺、柔和是小沈认可的。找到这三个角色身上的这些共同特质,小沈再回头看自己,发现原来特别在乎别人的评价,大多时并非符合自己看重的东西,有的甚至根本就不重要,小沈感到轻松了很多。
    我又请小沈筛选周围人对她的评价,小沈选出了最介意的两条:肥胖和暴躁,一个是外在的形象,一个是内在的情绪状态。当我们进行了详细的沟通后,小沈最终确定了自己追求的状态,不是更瘦,而是健康,不是细声细语,而是性情平和。
    我让小沈自己去了解如何能达到“健康”和“性情平和”,并鼓励小沈与周围的人沟通她的想法。小沈不仅得到了比较系统的减肥健身方法,还窃喜地告诉我,原来在别人眼中,自己并不是只有肥胖,还有丰满;不是全是暴躁,也有亲切。这更增加了她的信心,也让她能够坚持实践自己的改善方案。

学会悦纳自己
    我们开始互相练习自我认可。开始自我表扬时,小沈还羞羞怯怯;听到我的表扬时,她总是先停顿一下,然后面无表情,似乎不知所措,而且还会说出很多的经历故事来证明自己不好,不是我表扬的那样,似乎只有“不好”才能让小沈安心。这个过程持续了三个月,小沈才逐渐接受自己的“好”。
    最后,小沈终于意识到,原来自己之所以没完没了的折腾,是在抗拒不好,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和爱,而抗拒的结果却是丢失了自己,找不到方向。
    当小沈看到自己内心真正的渴望时,无尽的委屈随着泪水倾泻出来。小沈感叹:我何苦要折磨自己去取悦别人,我自己内在有我的价值判断,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可以爱自己的啊。之后小沈变得沉稳有力了。这种变化来自于小沈越来越清晰的自我认知、越来越接纳自我。
    现在,小沈还在路上。她会一直在路上,但是她不会那么累,即使“折腾”,也有所选择地折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