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女儿的第一次约会

作者:口述/杜兰 文/王宁 2014-08-12 来源:中国妇女

    说实话我不太反对女儿的“初恋”,希望她高中时代能有一份纯真的感情,可中学生恋爱毕竟是违反校规的,令我忧心的是,两个年轻人万一分寸把握不好,“出事”了怎么办?我该怎样尽一个母亲的责任?

    那天看完电影《非常完美》出来,和女儿挽手走在路上。“老妈,齐凯总说跟我聊天特开心,我们下周末打算一起去听萧敬腾演唱会,然后再到起士林西餐厅饕餮一把……”路灯下,女儿神采飞扬说个不停。我本能地脱口而出:“恭喜恭喜,人生第一次约会哟!”没错!有人喜欢我姑娘,为什么不高兴呢?

    当晚临睡前有点回过味来,回想着女儿的话我辗转难眠。

    记得刚怀孕时,我还祈祷着一定要生个又乖又美又爱笑的女儿。倏忽之间,已经上高二的女儿个头都超过了我,一直以来的乖巧懂事成绩优秀,让她成为街坊邻居羡慕的对象。长大的女儿依旧是我的贴身小棉袄,我们一起做发型一起网购,叽叽咕咕有说不完的话。两个月前,孩子总是无意中提起一个叫“齐凯”的男孩,说他打球怎么帅到爆、演讲又怎么轰动……生日那天还收到过他送的布偶熊。

    这算是她的“初恋”吧?说实话我内心不太反对他们交往,相反还有些窃喜。现在的成人恋爱掺杂了太多的物质成分,我特别希望女儿高中时代能有一份纯真的感情,成为她一个美好的回忆。再说现在社会上大龄剩女比比皆是,既然男孩也很优秀,女儿近水楼台提前收购个“潜力股”,何乐而不为?可话又说回来,中学生恋爱毕竟是违反校规的,我胆儿再肥,也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目张胆地纵容女儿吧? 

    还有更令我忧心的一面。女儿这一代,尽管接受的青春期教育比我们多,但就算很早开始全面性教育的西方国家,不照样衍生出大量“少女妈妈”吗?我多次亲眼见过稚气未脱的少男少女旁若无人地又搂又抱,又想起妇产科门诊上班的嫂子也说过经常遇到来做流产术的少女。两个年轻人在一起拉拉手也就罢了,万一头脑发热再……这分寸把握不好出了事怎么办?

    纠结了很久,不知该怎么提起话题。既担心自己的多心和高压激发孩子的逆反心理,万一由明转暗反而适得其反,又觉得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有一天后悔怎么办。

    父母圆桌

    “别太当回事!”

    香小楹(化妆师)

    “20岁之前打死不让谈,30岁之后打死必须谈”,我自己的爱情婚姻是这样走过来的,所以特别反感外界对个人情感世界的粗暴干涉。从女儿初中开始我就不反对她和男同学来往,但前提是必须公开。高中她真的恋上时我也没太当回事,人生尚未定性谁知道以后什么样,只要她自己把握好原则,我就睁只眼闭只眼。可我大逆不道的观点激怒了老师,“你要是支持孩子早恋干脆就转学!”后来我告诉闺女,两个人在学校不要太高调,咱不跟老师叫板行吗?咱放了学或假期里可以一起看书复习,既能共同进步又不影响感情。后来的“剧情”很俗套:高考完后他俩各奔东西,关系渐渐降温然后不了了之。这不,最后还是应了我的那句“别太当回事!”

 

    趁还不严重,抓紧控制事态

    莲子(小学老师)  

    当年发现上高中的儿子有早恋迹象时,我没及时制止,这事成了我一辈子的痛。我们两口节衣缩食把孩子送上了重点高中,又高价租房陪读。本来成绩完全有把握上“211”大学的儿子,却因为早恋最后勉强上了个三本,那女孩也才上个高职,两人一生的命运就此改变。这些孩子心理、生理都不成熟,如何能把握好度,做到既恋爱又不影响学习?以我前车之鉴,趁现在还不严重,抓紧采取措施控制住事态发展。

 

    “放水养鱼”

    常青(私营业主)

    外甥女年初结婚了,外甥女婿是她初中同学。当年两人在初中传出绯闻时,我姐开始天天接送她上学、补课,坚决将小苗扼杀在了摇篮里。后来两人考上同一所重点高中,又阴差阳错分到一个班,我姐急坏了。她早年离婚,一个人辛苦把孩子带大,孩子是格外懂事,可毕竟面对的是高考啊!这又不能天天去教室里监视着,后来她干脆改变策略,跟闺女说,真想发展这段感情的话,两人都得让自己更优秀,考不上一本干脆就彻底了断。暑期时她还瞅机会带孩子去清华北大转了一圈。请将不如激将,外甥女明显受了刺激,每次考试前两个孩子都要约定“下次考试要进步多少”。当年觉得我姐在冒险,现在想来正是她“放水养鱼”的做法,才换来今天的美满结局。

 

    专家连线

王一欣 

深圳燕园博思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  

    重要的是一颗平常心

    “早恋”这个词汇,在中文中似乎有明显的贬义,家长一向视早恋为洪水猛兽,当发现早恋苗头时,文明些的父母会对孩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粗暴的父母则会批评羞辱孩子甚至是孩子的男女朋友,找对方家长找学校老师联合监督,不棒打鸳鸯誓不甘休。

    在这种大背景下,案例中的母亲对高中生女儿要和男友约会这件事情的尊重、欣赏、开放的态度,显得特别难能可贵。不过,母亲考虑问题的落脚点还是有些需要商榷的。

    这位母亲认为,“现在的成人恋爱掺杂了太多的物质成分,所以特别希望女儿高中时代能有一份纯真的感情,成为她一个美好的回忆。”这段话里最主要的,当然是妈妈对孩子的爱,希望孩子拥有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但如果仔细品味,其中还是有很多的负向思维:比如对成人恋爱世界的贬斥,纯真的感情只能成为“回忆”等等,以这个母亲和女儿亲密无间的关系,她的这些思想和看法都会不知不觉地影响女儿,反而会使女儿对高中时代的青涩恋爱过于重视和投入,甚至固着于象牙塔里单纯的情感,下意识地阻止了她成长的脚步。

    母亲的第二个考虑比较现实:社会上大龄剩女比比皆是,既然男孩也很优秀,女儿近水楼台提前两三年收购个“潜力股”,何乐而不为?在这里,母亲只看到了现象,而没有看到原因。“剩女”本来就是一个伪命题,此处暂且不论,不过,很多女孩子到了二十多岁甚至三十多岁都不会谈恋爱,倒是非常普遍的现象。究其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从小父母管教过严,根本没有和异性亲密相处的经验,到了婚龄,要和男性建立关系、互相适应、还要处理亲密关系带来的社会关系、现实问题,当然是手忙脚乱,无所适从。我曾经接待过一个因为父母逼婚而压力重重的来访者,她告诉我,父母严令中学大学时不准恋爱,理由是大学恋爱往往没结果,一毕业就会各奔东西。所以她听从父母安排,一直“洁身自好”,可到了婚龄,父母又不停地催婚,每当和父母满意的相亲对象没能继续交往下去时,都会被骂“怎么这么笨”。某种程度上来说,恋爱是一门技术,就如同游泳和开车,需要亲自学习和演练,这才是鼓励孩子与异性交往的理由所在:就是在实践中学会与异性相处、合作、处理矛盾和差异的经验,同时也逐渐明白自己的需求,最终能有高质量的亲密关系。而案例中母亲的想法,倒是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所有的关系都在发展变化,也很难被控制,重要的是种萝卜的能力,而不是 “先占个萝卜坑”。

    所以,高中男女生的约会和交往,父母最好的态度是,既不强调鼓励,也不明令禁止,就如同我们对待孩子交往同性朋友一样,有一颗平常心。唯一需要注意的问题是性教育要跟上,否则,孩子荷尔蒙变化剧烈,又对性充满了好奇心,很容易突破界限。性教育要从小就开始进行,比如在幼儿园时就要教育孩子,凡内衣遮蔽的地方所有人都不能碰,小学时可以讲一讲男女身体构造的不同,孩子进入青春期的时候,就要和孩子讨论一些诸如“少女妈妈”这样的问题,通过社会新闻和现象警醒孩子有保护自己和他人的意识,也降低孩子对性的过分好奇心。

    如果以前没有进行过性教育,在孩子高中要和异性约会时忽然要谈到这个话题,确实会让父母非常尴尬,难以启齿。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最好是父亲和儿子谈,母亲和女儿谈,只要没有羞辱和恐吓,即使谈的比较严肃,也没有关系,因为这会让孩子觉得自己被当成大人平等对待,会满足他的自尊和自恋。

    还要强调一点,家庭对待子女虽然要尊重、包容和支持理解,但必须要有一些大家都认可和遵守的规则。比如,晚上几点前必须回家,不可以穿裸露或超短装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