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身边还有没有我的位置

作者:文/匡文立 图/山羊胡工作室 2014-08-13 来源:中国妇女

    职场白领和生性洒脱的文艺青年相爱后结为夫妻,走过浪漫激情的日子后,事业不同步、生育有分歧、感情起波澜……这份婚姻还有希望吗?

    制造小生命,我们还没准备好

    郭宁的生活道路按部就班,从小是乖孩子、好学生。考上重点大学,成绩和表现都优异,毕业顺利就职于一家知名食品公司。她老公张敬却不走寻常路,当年一心想学油画,两度艺考失利,父母逼他改弦易辙,最终被迫考了热门的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他还是舍不下画家梦,找亲戚借钱,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艺术酒吧,目标顾客是老外和艺术青年。虽然铺面有限,仅10席火车座,但搞得相当有品位,收费不菲。再兼卖点儿画,经营得有模有样。

    都说两个人反差越大,越容易相互吸引,迷倒郭宁的,正是张敬那种洒脱、独立的艺术气质,她对张敬没有任何物质要求,随便租间平房就成婚了。郭宁特地去学了调制鸡尾酒,下班走出枯燥的办公室,赶到酒吧充当服务生,一边忙活,一边听老公跟顾客高谈阔论,时光显得特别自由、生动,让她非常享受。

    结婚不到一年,郭宁第一次怀孕。准确说,是避孕失败导致的一个“事故”。两人都尚未考虑要孩子,张敬更是常常表示,制造一个小生命,神圣又沉重,自己能否胜任“父亲”一职,他还没准备好。

    这时,郭宁在单位,工作能力显山露水,开始受到器重,她也不想耽误自己的事业发展。于是,快刀斩乱麻,去医院打掉了。

    他们夫妻在避孕方面,始终有些麻烦。张敬极端排斥戴套,说感觉像是与假人亲热。郭宁呢,吃不得避孕药物,不管长效短效,都会头晕恶心。他们只能利用安全期。可是周期不一定准,有时两人激情冲动,也会破坏规则。结果,四年之内,郭宁又三次流产。她也担心过会不会有后果?但她身体素质好,只消休息几天就一切恢复,渐渐地也不特别当回事了。

    到郭宁满34岁,他们已经买下自己的舒适住宅,有了两辆小车。郭宁在公司也升任了中层管理,地位稳固。两人都感到,再不要孩子,真的只能一辈子丁克。

    郭宁积极备孕,托人介绍了孕育专科的名老中医,开药进行调理。一年多过去,苦药喝了几大桶,孩子没消息,有个周末,郭宁照例在酒吧帮忙,突然瘫软下去,很快人事不省。

    紧急送医,是卵巢囊肿破裂大出血,当即施行了双侧卵巢切除。医生说,晚来十分钟,人就完了。

    说“收养”话不投机,老公远走丽江

    郭宁元气大伤,此后好长时间都萎靡不振,蜡黄的脸色怎么滋补也缓不过来。

    孩子算是彻底断念,郭宁悔青了肠子,都知道生育有最佳年龄段,现在冷冻卵子的技术那么成熟,早几年,为什么没想到来个有备无患?

    转眼进入2011年,郭宁与老公都38岁了。岁月流逝,人的心情、状态都会改变,郭宁很少再去酒吧,一是下了班就觉得精力短缺,只想休息。二是,酒吧那种环境和“服务生”角色,也不适合她了。

    让郭宁忐忑、郁闷的是,张敬似乎越来越喜欢小孩,在院里碰见别家的小孩,必然停下来逗着玩,眼神里充满了温情。郭宁夜间独自流泪,她是女人,当不成母亲,遗憾更强烈,当初不生,铸成大错,但错误是两人共同犯下,说起来,张敬的责任或许比她更大。他身为丈夫,最清楚她失去生育能力的原因,应当多多对她安慰、开解。他却丝毫不掩饰对孩子的羡慕,这不是等于刺激她,戳她的疼处吗?

    终于,张敬开口与郭宁商议,要不收养一个孩子算了。郭宁一听,满腹的懊恼和委屈顿时上冲,她怀过四个自己的亲骨肉哪,四个!只怪张敬与自己狠心遗弃了他们,如今张敬却准备千辛万苦替别人养育孩子,凭什么?

    郭宁歇斯底里大爆发,吓住了张敬,从此他再未说及此事。

    同年秋天,酒吧业主借着租期已到,猛涨房租。实际上,近年艺术酒吧有点过时,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勉强维持。张敬与合伙人索性关了酒吧,拆账散摊。

    他对郭宁说,他早烦死了大城市的喧嚣,这下正好,干脆转战丽江,开个美术茶馆。

    张敬希望郭宁同去,彻底换个活法。

    郭宁不吭声。她是公司中层骨干,极有可能再上个台阶。更主要,她习惯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涯和北方气候,突然变成云南“阿庆嫂”,身份、地域的转换也太巨大了。

    看郭宁下不了决心,张敬也不勉强她,自己走了。

    遭遇年轻女郎挑战,婚姻穷途末路?

    张敬的茶馆开业,夫妻聚少离多也成为定局。张敬间或回京小住,也是成天忙自己的,要么埋头画画,要么出去会友。画技没长进,却使劲往美术圈里扎,郭宁对老公的痴迷越来越不以为然,落寞也不断加深。夫妻之间,快要无话可说了?

    去年秋到今年春,本是旅游淡季,张敬说,想集中精力画画,一直没回来。4月初,郭宁请了年假,飞去探望。张敬的茶馆,前面是店,后面隔出画室兼卧室,店堂还不及先前的酒吧宽敞。张敬却满不在乎,说追求慢生活,生意无所谓,够温饱就可。

    茶馆雇着一名店员,当地农村女孩,靓丽野性。她对郭宁显出敌意,管张敬叫“敬哥”,却屡次将郭宁喊“阿姨”。郭宁在丽江几乎天天闹肚子,上吐下泻,张敬说是水土不服。

    郭宁留了心眼,发现女店员净给她拿过期饮料,盛到她碗里的饭,也经常味道不对。云南古怪植物遍地,难不成女孩在对她做手脚?

    跟张敬控诉,张敬却叹气说,小孩才多大,做事粗心而已,咱把人家想那么阴险,不厚道。

    有天张敬带女孩外出采购。也是神差鬼使,从来对老公画作不感兴趣的郭宁,翻腾起堆积的画稿。一个横陈的裸体赫然出现在她面前,不是“女店员”还是哪个?

    郭宁什么都没问。搞美术,画人体也说得通,她多心就是小气、没素质了。

    但作为妻子,想象自己老公紧盯着一个诱人的青春躯体,一笔笔勾描,那种心理冲击,难以承受。张敬一向画风景,如今忽然画起人体,是搞艺术还是玩色情?一个未婚年轻女孩,居然也愿给男人做模特,两人的关系得亲昵到什么程度?

    丽江之行,使郭宁坐立不安。

    张敬走后,她的提升一直搁置,同事明争暗斗,反惹了不少气。在丽江切身感受着张敬的怡然自适,她忽然意识到,年龄渐大,职场血拼也真的兴味索然。

    更重要,她离不开张敬。张敬缺天分却想当画家,貌似可笑,但他因此保持了一份单纯、坦诚,半点没沾染中年人的油滑和心计。比起社会上那些人,郭宁格外体会到张敬的可贵。

    郭宁害怕孤独,害怕老来落得孤家寡人,期盼与老公共度下半生。小城生活成本不高,她有笔积蓄,茶馆随便挣几个,生存不是问题。养老有房产作后盾。

    但张敬再没提过让她去丽江。万一他惦记要孩子,换老婆将是最便捷的途径。

    郭宁现在后悔没果断跟随老公去追寻“慢生活”。她抑郁烦躁,自己不笨,为什么一错再错,总是后悔?

    云南女孩如心头之刺。郭宁不知道,即使她不惜代价,辞职投奔,老公身边还有无自己的位置?

 

    友情会诊

    多想对方的需要,重新牵手不是梦

    嘉宾女(媒体从业):在十几年前,张敬会被认为“不务正业”。走主流职场路线的郭宁能爱上他,也是个性情中人。但她情感极不稳定。一开始纯爱,真挚热烈。卵巢切除,本是疾病惹祸,她却怪罪老公,夫妻关系跟着降温。老公提收养,怪罪升级成了怨怒,感情大概也更冷了。老公决心远走,不能说和这个毫无关系。自己大起大落,却要对方波澜不惊?云南女孩算是一丝波澜吧。不过,我感觉问题没那么严重,如果老公想停妻再娶,达到生子目的,他不用等到今天。丁克夫妻,人到中年,你最大渴望是两人踏踏实实牵手同行,男人其实也一样。多想想,老公现在最需要妻子给他什么?

    嘉宾男(公司职员):郭宁夫妻,价值观有趋同,也有冲突。郭宁对张敬顺应自我天性、甘居“边缘”的洒脱深怀向往,但她内心强势,对自己的预定目标极其执着,为男人或者爱情放弃,郭宁绝对不会。她高兴时,可以夫唱妇随,一不顺心,就我行我素。从男人角度,张敬如何理解这位妻子?肯定觉得对她把握不住,夫妻不贴心、不默契。将自己不能生育当作婚姻头号威胁,是因郭宁从自负转为自卑,敏感了。张敬不轻浮,又专注于绘画,目测他没太多闲情去哄小女孩。致力感情建设,婚姻还是大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