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居期间,丈夫借了情人的钱

作者:文/繁星 图/山羊胡工作室 2014-08-14 来源:中国妇女

    夫妻已经离婚,前夫的情人还是把他们一起告到法院,要求二人共同偿还借款8万元。对于这笔债务,前妻需要偿还吗?

    经不住诱惑,丈夫出轨

    2010年,在湖南经商的高义顺和许婕登记结婚。婚后,高义顺在外打拼,许婕则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做生意免不了会有应酬,高义顺也不例外。他常陪客人吃饭唱歌到深夜,偶尔还夜宿宾馆,许婕从不埋怨。“丈夫辛苦奔波也是为了这个家。”许婕总是这样想。她相信,家庭的温馨能让丈夫抵住外面的诱惑。

    可到了2012年,高义顺慢慢发生了变化,波澜不惊的家庭生活让他感觉有些乏味。

    后来,一个叫毕慧的女人闯进了他的生活。论相貌,毕慧比不上许婕,论年龄,毕慧还比许婕大两岁。可是,多年来的摸爬滚打,毕慧历练出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这让高义顺难以自拔。

    高义顺有了情人,出于愧疚,时不时地买点礼物送给妻子,就这样许婕被丈夫的虚情假意蒙蔽了。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天,闺蜜小刘找到许婕,告诉她高义顺在外面有情人。不过,小刘也是道听途说,只是善意地提醒。她还告诉许婕,听说高义顺常常在城东宾馆与情人幽会。听了闺蜜的一番话,许婕细细回忆近段时间来的婚姻生活,她愈来愈觉得丈夫是有些神秘。

    心里有了疑惑,许婕开始留意丈夫的行踪。“老婆,我今晚有事,不回来了。”一天下午,高义顺打来电话。以前,丈夫应酬夜不归宿,也是常有的事,许婕并不奇怪,可这一次,她听出了异样。“好吧,我知道了。”许婕不动声色。挂了电话,许婕换了一套不常穿的衣服,打车来到城东宾馆,在大堂角落的沙发上,找一张报纸遮住半张脸,一边假装看报,一边留意大堂的情况。

    许婕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出现了:傍晚时分,丈夫走了进来,同行的还有一个女人。待开好房间,两人有说有笑地走进电梯。许婕真想冲上去,可还是忍住了。当天晚上,许婕彻夜未眠。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第二天,高义顺回家后,许婕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到。“我在单位加班。”高义顺未觉察出妻子的异样,随口回答。“是在与情人加班吧。”许婕再也忍耐不住心头的怒火。接下来,两人爆发了结婚以来的第一次冲突。

    许婕一气之下,回了娘家。自2012年12月开始,许婕与丈夫分居。如果高义顺能够回心转意,这桩曾经幸福的婚姻或许还能够继续,可高义顺却做出了相反的选择,他索性与情人公开同居。

    家庭财产在妻子的掌控之下,高义顺手中没有太多的流动资金,现在生意要继续做,日子要继续过,经济上一下子捉襟见肘。与情人同居的日子里,高义顺陆续从情人手中借走8万元,一部分用于日常消费,一部分用于生意周转……

 

    与情人公开恋情,却又草草收场

    许婕等待着丈夫悔过,却等来了丈夫与情人同居的消息,无奈两人只好离婚。婚房登记在高义顺名下,是他父母出资购买,按照规定算是高义顺的婚前个人财产,许婕不奢求。结婚后,高义顺在外经商挣钱,许婕甘当家庭主妇,两人对于婚后收入没有约定,但家庭收入一直在许婕的掌控之中。结婚两年多来,存折上积攒的七万余元,高义顺答应归许婕所有。至于高义顺在外是否另藏有“私房钱”,许婕不知道,也不想纠缠。高义顺自知对不起妻子,主动提出补偿5万元给妻子。2013年5月,两人协议离婚。  

    挣脱了家庭的羁绊,没有了道德的束缚,高义顺与毕慧成了一对公开的恋人。毕慧也很快完成了角色转换,对高义顺约法三章:只爱毕慧一人;收入全部上交;随时报告行踪。高义顺在毕慧面前慢慢丧失了话语权……

    回头望去,围城里的风景竟然如此美好,但世上没有后悔药。高义顺的变化,逃不过毕慧的眼睛。毕慧动起了小心思……

    “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从我这里拿走了8万元?”一天晚上,毕慧找准时机,问到。“我们都在一起了,我的都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分那么清干什么。”高义顺本想搪塞过去。“不行,那是你借我的,你得补个借条。将来咱俩结婚了,这可是我的‘私房钱’。”毕慧可是有备而来,哪容高义顺蒙混过关,她拿出纸和笔,让高义顺立刻书写借条。

    其实,毕慧当初把8万元交给高义顺,本来就是借款,补个借条,也不为过。虽然不太情愿,高义顺也没办法推托,只得拿起笔写到:“因做生意资金周转不灵,借到毕慧捌万元整。借款人高义顺。”根据毕慧的要求,借条的落款日期为实际借款日期:2013年3月22日。

    借条事件过去后,高义顺和毕慧的感情又疏远了三分,不久发生的一件事,则让两人彻底分手。那天,高义顺在街上偶遇一个中学女同学,相约到一家餐馆共进晚餐,不巧被毕慧撞见,以为高义顺又在外拈花惹草,当场大发雷霆。大庭广众之下出丑,高义顺又怒又恨,与毕慧吵了起来……

    从此之后,两人的感情迅速降到冰点。没过很长时间,两人就平静地分手了。

 

    夫妻分居,一方欠债如何还?

    与许婕离婚后,高义顺与前妻再无联系。与毕慧分手后,高义顺也不打算再与她有任何联系。谁知,毕慧却找上门来。当然,不是与他重续旧情,而是讨债。

    借条白纸黑字,高义顺无法抵赖,可他无力偿还。这一年来,先是分居,后是离婚,忙得他焦头烂额,做生意不仅没赚到钱,还赔了不少。“我分期偿还。”高义顺对毕慧承诺。可毕慧不答应,只给了高义顺三个月时间,逾期不还,就要告上法庭。

    2013年12月25日,等不来高义顺的还款,毕慧将他告到法院。

    然而,出乎高义顺意料的是,毕慧把他和前妻许婕一并告到长沙市望城区法院,要求两人共同偿还8万元借款。

    毕慧认为,许婕与高义顺婚后没有约定财产“AA制”,而许婕又不能证明这笔债务为高义顺的个人债务,因此应当由高义顺和许婕共同偿还。

    许婕却说,因为毕慧的介入,导致他们夫妻离婚,毕慧应当为她的行为道歉。这8万元是她与前夫分居期间形成的债务,应当属于前夫的个人债务,与她无关,不该由她来还。

    夹在前妻与前女友中间,高义顺承认借款一事,对他与毕慧的特殊关系也予以认可,并表示,这笔钱他愿意分期偿还。

    毕慧是破坏许婕婚姻的第三者,同时也是这笔借款的债权人,那么,这笔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吗?法官认为,高义顺向毕慧借款,双方均认可,高义顺应当偿还。而许婕应不应承担偿还之责,关键看这笔债务属不属夫妻共同债务。

    8万元借款是高义顺与许婕分居期间所借,借款发生不久两人即离婚,显然不属于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此外,毕慧是第三者,高义顺向其借款时,正是其与高义顺同居期间,基于毕慧与高义顺之间的特殊关系,两人之间发生的债务,应视为个人债务。

    2014年4月,法院判决高义顺偿还借款8万元,驳回了毕慧要求许婕连带偿还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