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儿一起做“森女”

作者:文/黄膺 2014-08-22 来源:中国妇女

    时尚圈把崇尚环保绿色,喜欢简单生活,爱穿棉麻衣服的女子称为“森女”,而黄膺和女儿却做起了真正的“森女”,她们定期寻访自然,与鸟兽鱼虫逗趣,欣赏每一株花草树木,并把那份对自然的热爱延伸到了日常生活……

黄膺

艺能自然艺术工作室运营总监,四季课堂导赏师,曾

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等数家NGO工作了12年,一年前创办了“艺能自然艺术工作室”。

一只蜻蜓引发的倡议

    “妈妈,你给我买一只蜻蜓嘛!”女儿圆宝期盼地说。

    妈妈说:“但是没有卖蜻蜓的地方呀!”

    圆宝很笃定,问:“宜家没有吗?”

    妈妈说:“没有。”

    圆宝又问:“家乐福没有吗?”

    妈妈说:“也没有。”

    圆宝疑惑:“那在哪里可以买到呢?”

    妈妈:“ ……”

    这是四年前,我和女儿圆宝的一段对话,正是这段对话深深地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

    当时,我还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工作,一家国内著名的环保NGO,因为出差和加班较多,我把3岁的女儿圆宝托付给父母照顾。而我父母居住在成都最繁华的商业区春熙路附近,每天饭后,父母就带着圆宝在高楼林立的商圈中穿梭散步,所以孩子对各大商场如数家珍。忙碌的我开始并未留意,直到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和圆宝在小区庭院里发现了几只蜻蜓,就有了上面那段对话。

    “在哪里可以买到蜻蜓?”这个简单的问题该如何回答,作为妈妈的我感到颇为吃力。蜻蜓,不是在商场里出售的商品,而是来自大自然的小生命。我突然意识到,作为典型的城市儿童,圆宝现在的知识来自于她有限的城市经历,她甚至可能以为,什么东西都可以从商店买到,这让我一下子浑身不自在。

    蜻蜓、知了、甲壳虫、蝴蝶……这些都是我们童年记忆里不可或缺的元素,它们跟我们物资贫乏却自由自在的童年联系在一起,跟夏天的味道捆在一起。而像圆宝一样的城市小孩(有一个说法叫做自然缺失症儿童),他们的童年记忆将和什么联系在一起呢?难道是宜家、星巴克和家乐福?不!不!不!

    那一刻,可以称为我的“顿悟”。一直在致力于自然保护的我,突然换了个角度来看待我和自然的关系,不是从做项目的角度,把自然视为我的保护对象;而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一个妈妈,我发现我和我的孩子都如此需要了解自然、亲近自然。

    这个愿望如此强烈,如此亟不可待。它带给我一系列从心灵到行动的连锁反应。从那时起,我的职业道路开始从“自然保护”转向了“自然教育”。我连夜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内部邮件组群发了一则邮件,名为“一只蜻蜓引发的倡议”,倡议组建“小小山水社”,为我们的孩子多创造一些亲近自然的机会。就这样,2010年的夏天,我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事、朋友一起策划、组织了小小山水社的“第一届自然教育夏令营”。

大自然能敌过iPad吗?

    此后,我经常带圆宝到自然、乡村走走看看。刚开始,孩子挺怕脏怕臭,她不愿走稀泥地,即便经过农舍也要捂住鼻子,对自然的兴趣根本没有我想象的那样浓厚。

    有一年初春,油菜花、桃花盛放之际,我们带她去成都附近的一个村子去玩。我正陶醉在一派春色中,颇有兴致地观察着水鸟在池塘里扎着猛子捕鱼,转头正要叫她来看,一瞧,哟!这小妞端端地坐在小马扎上,埋头专心玩着她爸爸IPad里的电子游戏。小手熟练地在屏幕上一划一划,怎么喊都不愿意抬头看看周遭。我当时颇有挫败感,心里开始打起鼓来:还来得及吗?这年头,大自然真能抵得过电子游戏的吸引力吗?

    然而,改变却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我们团队去山里做调查时,我带上了女儿,才4岁的她竟然能基本靠自己在山道中步行八里路,除非遇到爬不上去的大石头或者要蹚水过河时才要大人帮助。有时,她小声告诉我“妈妈,我快走不动了”,我还没来得及鼓励她,她转眼一看到路边匍匐的野草莓,就忘记了疲惫,开心地扑倒在地,享用这来自大自然的礼物。

    又有一次我去乡村做活动,也带上了圆宝。她可以安静好长时间,饶有兴趣地盯着当地的藏族妇女用传统工具编织花腰带。当五彩的棉线经过简朴工具和粗糙双手的抚弄后,变成了有明媚配色和美丽图案的织物时,她冒出了一句让我惊艳的点评:“妈妈,我觉得这个阿姨的手上有魔法!”

    还有一回,在一个小角落,我们目睹了一只漂亮的绿色甲虫被蜘蛛网所困,饥肠辘辘的蜘蛛兴奋地绕着甲虫吐丝,以便更牢固地束缚住猎物。当我们驻足停留观察蜘蛛如何捕食时,圆宝不停地求我们,“救救那只甲虫吧”……对弱小生命的同情怜惜已在她心里自然地萌生了出来。女儿成了真正的“森女”,热爱自然,热爱生灵。

    现在,圆宝已经上小学一年级了。每当走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她就像小鸟般在我身边叽叽喳喳——妈妈,你看这块石头像什么?妈妈,你看这片叶子美不美?有一次,我们还在路上发现了一只死去的蛾子,开始以为是蝴蝶,于是我们俩一边观察一边讨论起蛾子和蝴蝶的区别。后来,我说妈妈也不太清楚,圆宝就说,那我们上网查资料吧。

    真正的学习就是这样,不是为了完成作业,不是为了应付交差,而是当你自己发现问题和不懂之处时,有兴趣主动想办法去了解和解决它。

    这一切都是大自然的恩赐!

和小伙伴们一起在大自然中成长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当周围朋友发现我总是带着圆宝畅享自然时,他们都纷纷央求我,请把我们的孩子也带上吧!

    其实,在现代化、城市化、网络化越来越深入的今天,我们的基因里对自然的向心力也就越来越强烈。2013年年初,经过长久考虑,我选择离开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和几位朋友一起在成都组建了“艺能自然艺术工作室”。我们希望创建一个带领孩子和家长,在“玩儿”中快乐地学习、体验艺术和自然的机构。在这个平台上,我的自然教育梦也开始落地发芽,比如“四季自然课堂”和“印象·青海湖”夏令营也获得了越来越多家庭的认可和参与。

    常有人问,自然教育能给孩子带来什么改变?其实,教育本身是长效的,很难在短时期内带有目的性和功利性地去评断它。但是看看圆宝的变化,我相信自然教育能帮助人们打开五感,拓宽视野,获得对美的感知力,拥有更敏锐的观察力,触发更丰富的创造力。譬如,圆宝经常在上学放学路上,发现美丽的落叶、奇异的小昆虫,而一旁经过的其他孩子可能步履匆匆没有察觉。带着探索和发现的眼睛,这段每日的必经之路也充满了乐趣。

    曾有朋友对我说,好羡慕圆宝有我这样的妈妈。我却要感谢孩子,是她启发我走向了自然教育的道路。在带领孩子们亲近自然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也是获益良多的学习者,不再是个仅注重保护自然的普通公益人——而是更愿学习了解自然,发现平时忽略的美好细节;学习释放自己也放低自己,借着孩子探寻世界的眼睛来重新看待这个世界;学习与不同的人——孩子、家长、合作伙伴等交流相处,更多倾听和欣赏他人;学习传统的乡土知识,找到自己的根;甚至也学习认识自我,挑战胆怯,发现成长的喜悦。和孩子一起在自然中学习,我也丰富了自己的人生。

    今年春天的一个早上,外公送圆宝上学时,她忽然在我家楼下冲我大喊:“妈妈!楼下的这棵树开花了!好漂亮啊!你下楼时记得来看啊!” “好的呀——”我在阳台上拉长了声音回答她。目送着孩子蹦蹦跳跳地从花树下跑过,心里涌起一阵暖流,以前都是我在提醒她,圆宝快看!现在孩子开始提醒我,妈妈快看!

    自然,让我和女儿都有了发现美的眼睛和心灵,也让我们的内心变得更加柔软和丰富,我们都成了热爱自然的“森女”。我感谢孩子!感谢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