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婆婆姐”

作者:姚婉仪 可达 2012-12-19 来源:中国妇女

 

 
大姑子比婆婆还婆婆
    我和霍然算一见钟情。当他告诉我他父母早逝,家中只有一姐时,我暗暗想,没有婆婆插手家事,未来的小日子得多滋润呵。
    可当领证办喜宴时,我才发现他姐比婆婆还婆婆,从领证选择“黄道吉日”,到喜宴的安排布置,她事无巨细地自作主张,根本不许我们插嘴。甚至婚礼上我妈穿什么衣服,她都要调教一番:“阿姨,婚礼上您女儿是主角,您不能遮了她的风头,不能穿红衣,撞衫了;不能穿绿衣……”我妈很不高兴,嘀咕说:“亲友的婚礼我参加过十几场了,连这规矩都不懂?太小看人了吧!”
    我赶紧安慰我妈:大姑子事业心强,在公司是业务主管,习惯发号施令,咱要多宽容对方。另外我公婆不在了,大姑子代表婆家出钱办婚礼,女方当然得听她安排,“有她操心咱还省心了呢”,我妈这才释怀而笑了。
    本以为结婚是大事,大姑子一手遮天也就算了,哪知婚后她继续插手我们的生活,让我不胜其烦。
    由于两家住得近,她没事就来我家,经常拎着果蔬和馒头,一进厨房就诈唬开了:“哟,冰箱里还有盘炒南瓜呢,剩几天了?扔了吧!”乒了乓啷地一通收拾,我赶紧过去陪她一起干。
    我和霍然都不爱叠被,一是懒,二是听说展开的被子因干燥能抑制螨虫生长。但对他姐这种有洁癖的人来说,这比抽烟喝酒还恶劣。她来我家时,常闯进卧室帮我们叠被子。
    我们上什么商业保险,得听她的,因为她比我们更了解市场;霍然买的羽绒服得入她的法眼,否则要被批“没品位”;亲戚们包车到郊外野餐,她明知我晕车,仍喝令我们一起去:“带上乘晕宁就行了,亲戚越走动越亲,这种活动决不能缺席!”
    面对她无节制的操心和强势,我渐渐怨声载道,跟霍然说:“她是你姐,不是你妈,干吗无处不在盯着咱们啊,累不累?”他解释说他从小没妈,是姐一手带大的,吃喝拉撒都姐姐管,“她已习惯对我操心了,一时改不了。”他劝我把姐当婆婆看待,对“老人”多管闲事要睁只眼闭只眼,“有人疼总比没人理强吧?”
    考虑到家庭和睦,我只好忍了。
 
“婆婆姐”把家人当棋子
    不久,因工作不顺心,我打算辞职再找。没想到他姐刚听到风声就跑来教训我,说我目前这单位离家近,待遇高,还有年假,360度的好。她用慈禧太后传圣旨的口气命令我:“不许跳槽,省得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单位!”
    霍然了解我的性格,就想和稀泥,劝他姐:“我们岁数还不大,就让婉仪出去闯闯吧,万一失败了有我顶着呢。”没想到这引发了他姐的咆哮,骂我们社会经验浅薄, “要父母在世,非被你们气死不可。”我莫名其妙,心说“怎么辞个职就成不孝子孙了”,刚要反驳她,却被霍然捏手制止。事后他跟我解释,他父母去世时,家中一贫如洗,他姐边上大学边打工养活他,“她最怕失业,没钱就没安全感。”
    考虑到姐姐呕心沥血把弟弟养大,不想她着急担心,辞职的事只好偃旗息鼓。
    可能看我能忍让吧,之后大姑子更加不吝,真把我家当她自己家了,凡事无所顾忌。
    一天,他姐突然来我家说姐夫撞伤了人,伤者家属索赔20万元,他们手头紧,让我们先拿10万元救急。我和霍然面面相觑,我抢先说“我们的钱都存定期了,最快也年底才到期”。没想到她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我们:“赶紧都取出来,到时我连利息一起还你们!”那语气极强硬,吓得霍然站起身就去银行了。
    这完全突破了我的心理底线,等他一回来,我就大骂他们姐俩,一个不懂得摆正自己的位置,随意干涉他人生活,把家人当棋子走,“素质太低!”另一个耳根子太软,“你欠你姐的债,凭什么要我来还?你真是窝囊废!”
    虽然不久后,姐夫办公司的资金周转开了,把钱和利息都还了我们,但此事还是给我留下浓重的心理阴影。之后一见他姐我就心跳加速,说话结巴,有时很想跟她顶嘴,可又没勇气。而等她一消失,我就松了口气,谢天拜地,再不想见到她了。
 
用智慧与“婆婆姐”和谐相处
    看到我和他姐的关系如此紧张,霍然也很不好过。那天我生日,他带我去一家很有情调的餐馆庆生。几杯红酒过后,他聊起了自己小时候。
    他说他上中学时,姐夫跟朋友在澳门办了个产业,想让姐姐带孩子过去帮忙。可姐姐考虑到他周末要回家,毅然留下来照顾他。但由于夫妻分居两地,小三乘虚而入,姐夫后来曾提离婚。“那段时间我姐白天上班,晚上带孩子,周末过来给我做饭,强颜欢笑,没人时才以泪洗面,一个人撑着两个家,多不容易啊。”好在姐夫还算有良心,最终被老婆的容忍坚守打动,回归家庭,把公司也带回来做了,全家得以团圆。
    霍然诉说这段往事时,激动得眼睛潮红,惹得我鼻子也酸酸的。我头一次觉得他姐不讨人厌了,还挺善良的,离婚的想法烟消云散。
    我想既然姐姐对他恩重如山,那我无论如何得宽容谦让她,愿不愿意都得替丈夫还她这份人情。
    所以后来大姑姐再来我家,我总是主动送她礼物,香水、衣服、家居用品,送多了,她反而不好意思要了:“哎呀,这个我有,你们留着自己用吧。”跟她逛商厦,我总是主动掏信用卡,“刷我的吧,昨天又发奖金了”,让她意识到我最近工作挺努力,事业上不用她再操心,这样她的唠叨明显少了,两人的关系融洽多了。
    但对于她隔三岔五上门插手我们的生活,我心里还是硌硬。所以我和霍然商议了个对策,每天晚饭后主动给她打电话,今儿我说“大姐,我们刚包了饺子,一会儿给你们送些去,明天给孩子当早餐”,明儿他又说“姐,我后天出差,行李都收拾好了,你放心吧”。我们总抢在她前头把生活安顿好,对她直播我们怎么过日子,让她心里踏实了,慢慢的来我家的次数越来越少。
    尤其不久后我怀孕了,为了更好地照顾我的起居,霍然把我妈接来跟我们同住。他跑去叮嘱他姐“老太太心脏不好,喜欢家里人少安静”,结果他姐更没法常来了,尊重老人的生活习惯这点素质她还是有的,于是家里清静多了,我和霍然终于赢来了好日子。
    回首两年来波澜起伏的家事,我感触颇深,面对由于“婆婆姐”的强势导致的家庭矛盾,我们首先要对她有包容心,“她强任她强,我似清风拂山岗”,不争执便有了协调的可能。其次用智慧“润物细无声”地解决矛盾,相信只要有亲情在,没有跨不过去的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