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了非物质清新小男人

作者:夏阳 可达 2013-01-16 来源:中国妇女

 

我的小男人大丈夫
    认识小骆时,正是我混得灰头土脸之际。
    那是我离婚的第五个年头,因为失去了前夫这个经济支柱,我不得不在商场上独自打拼,建疗养蒸房、卖药枕、卖养生书,逮什么干什么,一路辛苦闯荡,仅挣了糊口钱。
    感情上也不顺,相亲多次,交往了几个生意人都无果。我身心俱累,甚至想出家当尼姑了。
    而就在这时,在朋友晓黎家中,我看到一幅如梦似幻的水墨画《雾竹》。那画飘逸唯美,让我的心瞬间安静下来,我被深深地打动了,问她在哪儿买的,“不便宜吧。”她得意地说“地摊上淘来的,才120元”。我对画者充满了好奇,于是在不久后的朋友聚会上,认识了草根画家小骆。
    这是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比我小5岁。那天大家都在谈论房产改革、异地高考政策,唯独他沉默不语,仿佛这世界与他无关。我看他性格有些孤僻,便坐到他身边跟他拉家常,于是他跟我聊起了他乡下的母亲和老屋。为了谋生,他初中毕业后跟一个陶艺大师学陶绘,后来主攻竹子,等画成熟了,就拿到跳蚤市场去卖,慢慢地以卖画为生了。
    我问他画技这么出色,“一定赚翻了吧”,他说他画一幅中等尺寸的画一般用三小时,每月就画二十多张,“赚两三千元够吃饭就行了。”我惊讶极了,问他干吗不勤快点多赚些钱呢?看他不知如何作答,晓黎忙替他解释,说他天性慵懒随意,每天除了画几小时画,就是打网游、看书、睡懒觉,活得悠然又简单,对物质没追求。
    至此,小骆的画、他这个人,已然让我动了心。没想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还有这么非物质的清新男人,他跟我过去交的男友天壤之别,我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而在我给他做了几顿饭,展现了我女强人背后贤妻良母的一面后,他也爱上了我。
    慢慢我了解到,他和前女友曾生过一个孩子,后来女友嫌他太清贫没出息,带儿子远飞他乡,他一直独居。而我女儿也由我前夫抚养,我们都不想再生育了,各方面条件相当。不久我们领证结婚了,他住进了我家。
 
像养宠物一样养着丈夫
    婚后,我一边继续做生意,一边包揽了全部家务,甚至每天给他倒热水泡脚。他作画时,我帮他铺纸压石,还买了高级相机,把他的画都拍下来存电脑里,在网上帮他推销。
    我之所以甘愿做他的保姆和事业助手,是因为他的画很受追捧,这让我看到了商机。我想做他的经纪人,在生意上打开一片新天地。
    但让我失望的是,明明他的画很有市场,画多少销多少,可他依旧延续婚前的生活方式,每天就工作几小时,其余时间逍遥自在。慢慢的我有怨气了:“你没见我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累得人仰马翻吗?家里水电物业、买纸买墨,这么多开支你就不能帮我分担点压力?”他总是一脸无辜的表情,一语不发,事后我行我素,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日子过久了,对他了解加深了,我才知道他的沉默并非城府深,而是真的不会过日子。
    他依旧缄默,绝不跟我打嘴仗,人安静超脱得像机器人,让我无可奈何。
    其实生活上懒散点倒也无妨,我并没计较,但当我在生意场上面临抉择和困惑,想跟他交流一下,他依然做闷葫芦时,我真的受不了了,几次想跟他分手。可一旦旁观他作画,我那浮躁的心徜徉在清雅静谧的竹林里,又马上能安静下来,头脑变清醒了,他的画俨然成了我的精神修复器,我又不想离开他了。
    那晚,挨着他躺床上,我生气地自言自语:“是你太有魅力还是我太贱了,怎么我就非得跟你过呢?”他淡淡地搭腔:“离开你,对我同样是世界末日啊。”他说我把他照顾得那么好,在他心里我早已取代他母亲的位置了,他越来越依赖我。
    此话一出,我们相视一笑,看来这就叫夫妻性格互补吧。日子之所以必须过下去,理由很简单,就是谁也离不开谁。
    所以后来我不再发牢骚了,很怕把他催急了有压力,会逃避婚姻。我说随你去吧,以后我就把你当宠物养,谁叫你用画给我带来享受呢,“你只要把画画成本赚回来就行了,大钱由我一个人挣。”
 
事业遇挫丈夫成了暖宝
    本来日子平静无波,我们打算年底换辆好车。哪知天有不测风云,不久后我被朋友忽悠,拿出大半积蓄入股了一家富氧水公司,但因经营不善,钱打了水漂,经济受到重创。
    那段时间,我天天跟合伙人吵架,情绪沮丧,寝食难安。可让我失望的是,小骆依然不懂如何安慰人,只轻描淡写地说“别急,慢慢来”,就继续埋头作他的画,不多理我,这真把我气死了。我说你当然不急了,因为损失的都是我挣的辛苦钱,“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我骂他是窝囊废,让我们女人家独自承受凄惶和无助,“根本不配做男人!”
    我情绪非常激动,哪怕离婚也在所不惜。他脸色苍白吓得不轻,可依然一言不发,直到我骂累了,他才把我扶到沙发上睡过去,然后又进了画室。
    万没想到,等晚饭钟点我醒来时,他居然破天荒画了两幅竹子拿给我看,我眼睛都瞪直了,“你效率好高啊。”他快活地说“你在家歇着,我把这星期画的给刘老板送去,回来给你买点包子吃”,然后就出去了。刘老板是个画商,最近在帮我们卖画,以往都是我送去,这回他亲自出马,勤快得令我大吃一惊。
    两小时后他回来了,带了一堆包子、猪头肉、凉菜进门。我们边吃边聊,看我情绪平稳多了,他才头一次对我敞开心扉,说他之所以不愿跟我吵架,是因为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徒增烦恼。他安慰我,说他没别的能耐,但对画竹还是信心满满,既然家中遭厄运,那他就陪我顶上,“从今天起,我每天至少画三张画,开足马力挣钱,帮你把损失补回来。”
    几句话说得我像在泡温泉,舒服极了。我头一次觉得这个小男人也有顶天立地的一面,能靠得住,于是当晚放松心情自我反省,琢磨出了新的商业计划,准备东山再起。
    但没想到,由于连天的焦虑上火,当夜,我的身体开始抗议了,起了满脸的风疙瘩,早起一照镜子,丑得根本出不了门。打了三天点滴仍奇痒难忍,我被折磨得直喊想跳楼。
    于是我的情绪反复了,绝望地说如果我再也挣不了钱了,光靠他画画的那几千块钱,根本养不了这个家,“怎么办啊?”他安抚我说别急,前几天正好有个当年一起学陶绘的朋友给他打电话,想大家合作建个“画吧”,“既能画画又能当老师挣钱,比画竹子挣得多多了。”他本来拒绝了,但既然我身心压力这么大,他决定试试从商,用男人的臂膀拯救这个家。
 
夫妻有难同当一起飞
    此后,我们的生活方式大逆转。每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他则像个中学生一样默默早起热饭,然后出去和朋友们忙碌。
    他经商没经验,只能负责技术这方面,比如画室如何布置,买什么画板和颜料,怎样分班教学。由于“画吧”地处闹市,加上现在人们工作压力大,渴望接触各种艺术来减压,因此“画吧”一开张就很红火。他作画、授课兼卖画,月薪很快上万了。
    这下我们可有共同语言了,他每晚回来都主动跟我聊天,什么“画吧”的“定位”、“目标人群”,虚心向我请教各种做生意的经验。我惊讶地说你变化好大哦,现在跟我一天说的话比过去一个月都多,整个人改头换面,“我以后要叫你骆老板了。”
    他很不好意思,趁机揶揄我:“我还不是被你逼的,要不是你做生意失败,一哭二闹三跳楼地吓唬我,我哪有勇气改变自己啊?”他说他以前的生活太封闭了,而做“画吧”开阔了眼界,发掘了潜能,才发现走出去是对的。而且他有信心把事业做得更大,下一个大活,便是不久后趁“画吧“扩建停业一个月的时间,他和朋友一起去河南为寺庙修复壁画,短短十几天能挣三万元。“钱一到手,一万元给你女儿交高中学费,尽你当妈的义务。另两万我想把我家乡下的老屋装修一下,方便咱们以后去那儿度假。”
    听了这话,我幸福得飘飘然,心头所有的压力和疑虑都烟消云散了。没想到用了很短时间,我俩就角色互换成功,他已完全能撑起这个家了,给了我很大的安全感。而这段时间我每天在家做饭、缝缝补补,去乡下看他母亲,也把居家小女人的日子打理得舒适又从容,调养得面色红润。
    正因为生意失败的阴影渐退,元气慢慢复原,所以不久后,我就重整旗鼓回到生意场上。
    但这次回归,我并没走老路,而是在小骆的鼓励和安排下,加盟了他们的“画吧”公司,和他一起从事文化产业。从此两人工作上相互鼓励,家庭生活依旧似从前清雅淡然。正如一位画家的QQ签名所言,“身随浮尘半世,心入墨香半闲”,我们最终找到了事业和生活的平衡点,两人的感情越过越好。